當前位置: 首頁 >經歷 >小說精讀//李磷:彼岸·年華(連載之八·完)

小說精讀//李磷:彼岸·年華(連載之八·完)

神州文藝2021-09-14 06:57:03



彼岸·年華


08

?

李詳就對我說娜娜已經滾到了太監的床上,已經被太監給糟蹋了。

我說禍從口出,你可別亂說話,畫室一枝花,怎么會輕易被太監糟蹋,就算他們真的是干柴烈火,真的要那啥吧,同時也要經過我的防區,又怎會輕易失身呢。

李詳又對我打比方說:后羿夢里見到嫦娥,那是干柴遇到烈火,不燃才怪。

我笑,笑得很天真,我說曾經下雪時,這個習慣拈花惹草的風雅混混,別人都說我是色中餓鬼,能吃死牛爛馬肉,連街上的流浪母狗都不會放過,都沒對如花似玉修電工怎樣了嘛,更何況是被規規矩矩的杰出太監呢。說完這句話,我的心在滴血,痛得我想喊救命,頓了一下,我又接著說:光棍節和修電工相戀時沒有請大家吃喜糖,今天請你們吃分手糖,算是補禮了,今天只談政治,不說風月,那些掃興的話就不說了,將來等我發達了,就請兄弟們去嫖明星。

現在,說著這句話,內心有種說不出的苦澀,我又想起等曉晨發跡后就哥們幾個嫖明星的那回事來,害得我又一個人在角落里偷偷地笑,笑完后竟然又偷偷掉淚。

娜娜就說:心明你真是孤魂野鬼,都相戀到分手了,真是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易如反掌,還神龍見首不見尾。我知道娜娜指的上將是指修電工,因為追修電工的很多男生都準備去做自由落體運動,原因是修電工名花有主,其結果是劉正文發現得急時,接著眼前的這個校園里才會有怨女曠夫的說法。

我沉默著,沒有說話。

娜娜又接著說:如果今天再不和我們說你現在分手了,將來抱兒子時,那我還以為是你爸找小三孵的呢。

總覺得這句話是我在什么地方說過的呢,但我并沒有去追究娜娜杜撰我的話,只是我一時間真想不起是什么時候說過了,仿佛隱隱約約地感覺在隔世,只好無奈地伸伸舌頭。

片刻,我才說道:二十年后,你若未嫁,我的兒子一定會娶你做正房太太。

畫室里的每個人都笑出了眼淚,家輝卻望著天邊的云久久出神,只是我見慣了文人的憂傷,也懶得去理會家輝的困惑與迷茫。

當我走出畫室,在超里提來一些東西,剛好遇到修電工,修電工看著我手中的果糖,潸然淚下,以為我另結新歡,變臉似雕樓坡的天氣。此刻,看著修電工的淚眼,我又慎重其事地把左掌和右掌看了又看,或者,從一條曲曲折折的感情線,估計著感情的河道是否決堤。停下來時,又正經地把一張臉交給一個人,從鼻山眼水中,去窺探一生的風光。

結果看到的,只不過是年華里的痛心疾首。

過后,春天有陽光破繭而出,暖暖地傾灑在雕樓坡上。我不再像曾經般滑稽地眉飛色舞,搔首弄姿,只是倔強地甩頭、轉身,此中的變化仍然那么冷,比一百日里的雪天的天氣還要冷。

修電工看著我,欲言又止。腳步如鉛,怎么也移不開,卻要拼命的轉身。

就這樣,感情的雙刃劍,既傷了我自己,也傷了曾經的摯愛。

我沒說什么,帶著沉重的步伐,慢慢走開。

修電工看著我越走越遠,越來越模糊,最后剩下黑色風衣獨自在空中飄零。



只是此刻的淚水,模糊了我的眼眶,卻看不出語慧眼中的無奈

之后,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我建的畫室QQ群,他們每個人都從里面離開了,就只剩下我一個人,看樣子現在才成為名符其實的光棍。

直到離別的剎那,我信步走在曾經和修電工并肩走過的地方,扶著曾經一起靠著的那顆歪脖子樹,頭依然碰著曾經為了逗語慧開心而爬上去的梧桐枝椏,然后爬上去又掉下來。而修電工寢室里的同學都在簽著《同學錄》,紛紛留下他們像是生離死別的筆跡。陳塵把修電工的《同學錄》遞給我,說她找了你無數次,找不到,然后請我帶給你。我翻開修電工的《同學錄》,只寫了一句讓自己內心滴血的話:祝你快樂,我也是!

我閉著眼睛,害怕陳塵看到我瞳孔里游蕩的眼淚,小心翼翼地闔上修電話的《同學錄》。

怎么到了這里也不進去,最后這段時間,語慧一直都在喝酒。

我目光呆滯,說不出話來,陳塵又接著往下說。

或許——是不是我遞給你的那封信你沒看,或許——請家輝帶的那些信你沒收到,或許——

我急忙打斷陳塵的話,因為尾聲里,再不想有太多的感情糾葛。不知道是自尊在作怪,還是想讓自己在明天走得灑脫,只好轉移著話題。

在我們這群人中,你知道有誰會一直寫日記?

可能沒,因為最后的倒計時,每個人都在考試。

我像昔日抽武俠小說書般從腰間里抽出一本日記。

有興趣看嗎?

陳塵愣了片刻,卻又搖搖頭,或許是她害怕從我的日記里看到眼睛在夜間不經意滴下的眼淚,更害怕被眼淚染黃的青春,又會在這種無奈中嚎啕大哭,再然后發現我們這群人已經長大,回首不見它。畢竟,曾經有個長者語重心長地告訴我說:這個世界最能催人長大的,恐怕只有天地無根陰陽水了。但我不知道曾經的陸濤是不是真的早熟,可能是吧,誰叫他給自身導演了那么多淚呢。

青春期,可能我們每個人都是自身最好的導演吧!

只是,到了此刻,我才真正的明白。

看著陳塵,很希望她會看,或者她會帶著我的日記去給修電工看。

陳塵好像曲解了我的意思,而我想解釋,又覺什么地方不對,怎么也說不上這種連我自己都無法知道的不對。當我沉默片刻后,又補充著說:記錄著心跳的季節,可惜——

這一刻,我竟然沒有將下面的話說出來,可能也不知道自己怎樣去說。

其實,你和語慧的中間存在很多誤會,她只想走出這個年月,再——

我又一次地止住陳塵往下說,或許是我害怕聽到撕心裂肺的季節,或許是我害怕關于走出后就不再會相遇,而把曾經最美好的日子留存在記憶里。轉身,手一揚,日記本飛出,迎著風,嘩嘩地展開,再慢慢地劃出弧線,似斷翅的小鳥般慢慢地墜落,淚卻慢慢地從臉頰滑下,流到嘴角處,有點咸。

或許,淚需要償還,就像曾經我讓語慧哭過。



而很長時間過去了,我竟然還在原地里念念不忘,我想我是真的喜歡了光棍節,但是這個節日過后不知道和誰一起離開,帶誰離開,可能要我走到年華彼岸才會真正地知道自己真正的去從了吧。我知道六月過后就從這個場景里離開,只是把我們的天真無邪留在了那個節日里,和家輝又一次地殺向了在別人看來是天堂而我卻說是地獄里,因為我們都在虛擲光陰,空悲白發,窮嘆時光如水。

我暗自慶幸,今后又有個混賬政委替混賬團長寫檢討書!

校園內,所以的人都走光了,我獨自走過小A的走廊。

小A說:我知道你今天會來。

我微笑,說:你還欠我一樣東西。

小A沒理會我,獨自走向他的黑色吉他,輕輕地抖落吉他上面的灰塵,緩緩地調弄著琴弦,猶天籟之音,從天而降,是什么歌,我忘了,只是順著這種天籟走出。

從此,語慧仿佛從人間蒸發,我卻帶著對她的思念走過往后的人生,每當午夜夢回,我都會想起曾經的那個眼眸黝黑,喜歡穿連衣裙足球場邊瞭望藍天的女孩,那個曾經陪和鼓勵著我走過一百天的女孩

過后,不管我身在何方,動用媒體的任何一種方式都尋不到她。

只是往后的時光,走在陌生的街道,只要看到稍稍熟悉的身影,我都會駐足久久,情緒仍會像倒計時里的函數般遞增遞減,患得患失,就仿佛要在年月老去的那個瞬間看著那個熟悉的輪廓,那個帶給我歡樂和悲傷的人。太多年以后,卻忘了青春的悲傷,在思念里擔心著那個女孩是否歡樂,或者她的身邊有沒有一個能編各種滑稽故事逗她開心的人。

最后我才知道,“兩棲爬行動物通過冬眠或夏蟄以抵御嚴寒酷夏;昆蟲以‘蛹’或‘卵’的形式進行冬眠;鳥類借助長途遷徙或更替羽翼適應氣候的變化。而我又該何去何從?又怎樣在青春的進行曲中自我蛻變?唯有似曾相識的故事,讓我靜心觀察,就在我們生活周遭日復一日機械化地演出。人生旅途看起來紛繁紛沓,置身其中才知那是獨來獨往的終身體驗——沿途的浮光掠影,何嘗不是為了成就我們豐饒或貧瘠的內在?”獨自苦笑,仿佛也笑得灑脫,像曾經的曉楊般灑脫。

或許這種灑脫,是被彼岸的年華風干了眼淚,然后戴著面具跨越

直到多年以后,我又一次地回到和修電工約會過的雕樓坡,卻沒了結局。

我記不清是誰曾經說過這樣的一句話:“‘燕子來時新社,梨花落后清明’,似乎應于某種召喚,萬物此刻趕集似的奔赴一場生命的盛宴。燕子與人之間就有這樣一個約定,秋去春回,人們開始念叨它們時,耳邊分明響起那熟悉的聲音,抬頭一看,它們回來了,人們便有充分的信心進行農事活動。此時,烏黑光滑的燕子多像天空的眼睛啊,它們的飛翔矯健輕盈,利落地剪裁著春風。它們的飛翔又不失嫵媚動人,使得天空也有了神采。”曾經依存在雕樓坡上的那個人,卻杳無音訊。但耳畔頻頻傳來了小鳥的啁啾鳴囀,飯店坐落在公園旁邊的一條幽靜的住宅街上,這是雕樓坡的五月之春,但是關上窗看不見外面,聽著小鳥啁啾,并不覺得來到了陌生的地方。才慢慢省悟,一直夢里尋它,從未曾離開過。只不過是自己的粗心大意,把她藏在心里的向隅角落,帶著她躍過萬水千山,卻又浸泡在流水里,結不出豐盈的果實來。

之后,我一直在時光隧道里奔走,韶光越飆越快,怎么都追不上!

而單純的青春年華,怎么費力都留不住她,卻走過了曾經一直期盼的年華彼岸。人去樓空懷念驟雨過后的泥濘,惟有追憶年少的紙片,讓人痛心疾首!

就這樣,無聲淚下。

走出的,是沖動的年輪。

流連的,不過華麗一季。

記住的,可是那倒計時的百日情

往后的,只能在路祭奠著那個久遠的彼岸,卻怎么也走不出曾經的年華。


(圖片來源于網絡)

作者簡介

? ? ?李磷,貴州晴隆人,自由撰稿人,現居冊亨。州作家協會會員,著有中篇小說集《彼岸·年華》,隨筆《夜話2010》,散文集《誰在繁華后》,同時多有論文、報告文學、詩文結集。

《神州文藝》征稿啟事:



打造一流文藝原創平臺。主要刊發:詩歌(含散文詩),散文,小說,文藝評論,書畫攝影,文藝視頻等,開設欄目:新詩雅苑、古風雅賞、散文選刊、小說園地、評論專欄、校園星系、新書資訊等。

投稿要求1、作品須為原創,體裁不限。來稿請附作者簡介一份(100字以內)、個人生活照片一張。作品與個人簡介請以word文檔形式,編輯在同一個文檔中,圖片請以附件形式發送。

2、來稿時請在主題欄注明“神州文藝投稿+姓名+作品題目。不愿被修改請注明。請勿一稿多投。

投稿1281483268@qq.com

歡迎品讀 | 創作 | 點評

微信號:shenzhouwenyi

帶上文字旅行,隨心寫下感悟

長按二維碼關注您身邊的文學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內丘陳奕迅音樂愛好組
哪里可以看成人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