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一年一度的 CES 又召開了,它今天又為我們帶來了那些新的趨勢呢?

每年到了 1 月 7 日前后,拉斯維加斯就成了全世界消費電子產業的「圣城」,全球各路人馬都匯聚過來,展示新的產品,尋找合作伙伴,也順便看看未來別人的走向,捕捉下產業的脈搏。

在夜晚「賭城」的嫵媚燈光和縱情喧鬧背后,藏著一群苦逼的創業者和企業人無盡的努力和美麗的夢想。在時差和繁忙的展會工作下,別管多么光鮮的人物都會變成在人潮中摸爬滾打的普通人,各種感慨和抒情特別容易在此地誕生。

比如當極客公園與 TCL 董事長李東生聊起過去 25 年參與 CES 的感想時,他就感慨萬千的說:「當年我們是從在別人展位上借一塊地方開始參與 CES 的。所以這幾年,當我們占據 LVCC(拉斯維加斯會展中心的中心館)的核心位置,甚至能拿出領先其他國際企業的產品,確實是非常過癮的。」

與 TCL 類似的還有聯想、海爾、海信等家電企業,以及越來越多的在消費電子領域快速崛起的新興中國企業,過去 5 年來,中國力量在 CES 的崛起是一個最不容忽視的事情。而且最近在一些局部領域,中國力量甚至正在成為引領者和被追趕的對象。

無人機領域中國的 DJI 大疆創新是全球當之無愧的領先者,極客公園在 CES 上碰到了前《連線》雜志主編,也是無人機領域的 3D Robotics 創始人克里斯·安德森,他在現場的訪談中專門說:「很榮幸能有機會與 DJI 這樣的『現代中國企業』在競爭中沒有被消滅,且還保持這自己的特色與機會」——這個話放在幾年前很像是中國企業談論自己的口吻。

CES 上并不是只有中國公司的奮斗,無論是日韓系傳統消費電子巨頭,還是新興的美國硬件創新群體,在這里都是努力在展示自己,并且以 CES 作為爭奪潮流的橋頭堡,所以,未來的一些趨勢,在 CES 上往往都會最先體現出來。

趨勢一:電視技術的十字路口

最近幾年,CES 都快成了屏幕展,因為中心館幾乎都被有電視業務的企業占據,滿場都是各種大小的屏幕。

過去幾年里,亮相 CES 的電視一直在追求「薄」和「分辨率」。但是今年卻出現了有趣的新變化:「內容平臺化」以及「色彩」開始成了新的角逐趨勢。一方面雖然電視已經相當薄了,但成本卻居高不下,且用戶不一定真正能買單。另一方面,分辨率從 1080P 到 4K,到今天幾乎所有國際大廠都在提的 8K,其實已經沒有太大意義,因為短期內很少有 8K 的內容,并且內容的傳輸和存儲也還是個額外的大問題。

實際上,人類最難以抗拒的是對于視覺的沖擊。所以電視這個大屏幕注定還是要有繼續進化的。目前這次展會看到的趨勢之一就是在分辨率之外,開始對色彩進行進一步的提升。并且這種提升不是通過解碼芯片來實現,而是通過新的顯示技術來尋求色域比原有 LCD,LED 等屏幕大的結構性突破。

你如這次三星和 TCL 都宣布了推出「量子點」(Quantum Dots) 技術支持的量子電視,這種技術通過新的材料改變了原來電視的色彩還原方式,今兒讓色擦彩特別艷麗,色域也特別寬廣。從 TCL 率先推出的實物產品的現場效果看,的確比傳統 LED 電視在色彩上提升很明顯。

這背后很可能是有一條關于 OLED 的下一代顯示技術的路線之爭。OLED 遲遲沒有突破,產品價格一直居高不下,目前三星已經開始放棄 OLED 的方向,這個陣營最堅定的支持者只有 LG 了,由于量子點電視的技術比 OLED 成本更低,可以到一半左右的水平。并且未來有可能走向更進一步的技術突破——比如更直接的電激技術,而擺脫今天 LED 等必須依靠電來點燈,然后燈再來照亮的光激技術。這樣也會給顯示技術帶來更大突破。

實際上量子點技術不僅僅可以帶來更寬的色域,同等色彩下也可以帶來更低能耗,所以現在在亞馬遜的 Kindle Fire 這樣的平板上也已經采用了,并且據說蘋果也已經是此技術的使用者,不知道是否會在下一代移動產品上采用此技術來進一步降低功耗。

業界以前認為的 OLED 是未來唯一方向的觀點,現在正在出現動搖,電視產業的技術十字路口正在到來,而看起來 OLED 不是很樂觀。

趨勢二:內容沖破所有產業圍墻

CES 本來都是硬件的天下,但是你會發現今年硬件背后,那些內容型的東西正在成為重要組成部分。

GoPro 這個做運動攝像機的企業能夠實現 100 億美金的市值,背后其實不僅僅是硬件產品本身,還有很多社區里用戶拍攝和分享的內容價值帶來的想象空間加持。這次在 CES 上,GoPro 的展位雖然不大,也不在最顯眼的的區域,但是他那里的人流卻很密集,并且活動搞的也非常熱烈。

可以明確的感受到,很多粉絲對這個產品的熱愛不是因為硬件本身,更多時候是被別人創造的內容卷入的。CES 中與 GoPro 類似的產品,甚至是性能更突出,價格更便宜的產品都很多。這些產品與 GoPro 最大的區別就是沒有那么多優秀的內容和便捷的分享來形成在用戶中的鏈式反應。

內容的力量同樣也釋放在很多新興的領域,比如 VR(虛擬顯示)領域設備技術其實都是差不多的,包括三星在內至少有 6-7 家都推出了頭戴 VR 設備,但是這個設備體驗游戲或者視頻的時候如何,往往是給用戶印象最深的,你會發現設備更適合作為內容的一個配件,而不是相反。可見,有內容的機構,其實結合 VR 這樣的技術,一定會有很多機會。

電視領域是內容推倒產業圍墻的另一個重要例證。目前電視領域一個重要的彎道,就是互聯網化和智能化的電視,正在帶來一個電視產業的圍墻倒塌的階段。

可以看到各大電視企業,都在快速的整合內容資源,構建完整的電視生態鏈條,讓電視行業從制造業走向生活娛樂這個更大的領域。各種內容的合作只是起點,很快對于內容源頭的收購和投資就會成為浪潮。并且,電視這個終端其實還沒有真正覺醒——未來電視廠商一年幾百萬上千萬的銷量,也是個值得重視的院線和分發體系,隨著一些版權保護技術的推進,這一天都已經不遙遠了。

TCL 與 Roku(羅庫)合作的 Roku 電視過去一段時間在美國銷量增長很快,這背后是 TCL 過去 1 年多主動與這個視頻領域資源豐富的北美地頭蛇聯手,幫他們從機頂盒領域的領先者,邁入了智能電視的時代,而 TCL 也因此在北美獲得了快速的增長。這也是 TCL 提出的 TV+戰略的一個體現,總體來看,未來電視與內容和互聯網服務的結合,以及與文化創業產業的跨界,會成為在越來越同質化的技術之外的一個重要的彎道,超車還是被超車,就在幾年的時間。

趨勢三:加速進化的智能眼鏡和無人機

Google Glass 出來的時候,全世界都歡呼,然后 2 年時間大家看起來覺得沒啥進展,于是大家就開始集體唱衰,甚至覺得這是 Google 的產品敗筆。

在極客公園看來,Google 在眼鏡上的投入是非常有前瞻性的。這個產品本來就是一個開拓新邊疆的實驗產品,今天看來,Google 在給全世界做的領頭示范作用正在逐漸顯現出來。

今年的 CES 展上,圍繞著 AR(增強現實)和 VR(虛擬顯示)的眼部設備數量暴增,至少有 10 多家企業都推出了自己的眼部設備。其中不乏三星、東芝、聯想這樣的大企業,也有不少創業公司開始參與到這個領域之中。

未來眼部設備會從兩個方向加速前進,一個是 AR 技術在很多行業應用中的普及,以及在個人生活中的對一些應用場景的鎖定(東芝的智能眼鏡就做了輔助主婦做菜的功能演示);其二,則是在頭戴 VR 體驗方面的不斷進化,這個其實非常依賴于內容的協作,以及相關其他設備的連接。這方面索尼這樣的有內容有設備的企業未來如果想明白了還是很值得期待的。

無人機是最近兩年另一個火熱的領域,本次展會的無人機企業至少來了 10 多家,各種類型的無人機正在經歷類似「物種大爆發」的階段。在中低端產品上,幾乎可以用雨后春筍來形容各類產品的誕生,并且在相對普及的技術下,這些產品大多是一些外形的變換,小的操控技巧上的優化,總體來看用戶選擇會變多,但是技術突破和產品創新上似乎乏善可陳。

無人機的領軍者 DJI 和 Parrot 代表了無人機領域比較高的水品,他們今年都在視覺定位這個技術上開始有所發力,特別是后者在 CES 上的運用了視覺定位技術的無人機群舞蹈,堪稱驚艷!(稍后極客公園會有呈現)

預計以后還會有更多力量參與到無人機創業,特別是在無人機制造之外,需要更多的行業和企業能夠通過 SDK 方式開始一起開拓無人機的應用,這將會極大的加速無人機領域應用場景的發展。

與此同時,一些特定場景的集中突破也會帶來無人機極大的發展。比如針對自拍這個需求,已經有企業開始研制專用的自拍無人機,足夠小巧——手掌大小;足夠簡單——預設 4-6 種拍攝方式自主起降和飛行,比如用環繞拍攝、跟隨模式、飛越模式等等常用航拍方式,進行不用人手操控的飛行拍攝。這種小巧的設備理論上可以類比 gopro 那樣的需求和場景,并且背后會帶來更豐富的內容,所以有很大的想象空間。

這種場景要想完美實現,還需要很強的技術和產品能力,但是這絕對是一個值得期待的進化方向,或許到明年的 CES,一群跟著你行走的自拍神器,就會成為新的亮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