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社區 >青澀小說 隔著時間呼喊等不來的船

青澀小說 隔著時間呼喊等不來的船

流年伴夏2021-05-05 15:44:02



所有的玩笑都有認真的成分。?


體育課上,林航遲到了,被老師罰在操場跑三圈。?


其他同學都乖乖聽口令完成著“立正、稍息”的動作時,他卻已經汗流浹背,跑得氣喘吁吁。要不是想著自己的身姿矯健會被大多數女同學不小心看在眼里,他大概早就減速慢行了。?


可惜,就在最后半圈眼看要完成時,場地中央忽然躥過來一個障礙物,橫沖直撞徑直撲向林航身上。?


他被突如其來地擊中,剛想發作,卻注意到來歷不明的飛行物是一只碩大的裝滿籃球的球筐。而倒在地上做“身受重傷”狀的,是一個有點兒眼熟的女生。?


林航的反射弧在腦子里徘徊三圈,終于記起女生的名字:“陸雙?”?


陸雙無奈地攤手。?


林航這才回想起來,剛才模糊的記憶里,似乎是她抱著球筐不好看路,這才與他狹路相逢。?


反倒是陸雙,瞬間原地滿血復活,活蹦亂跳地站起身。她大方地沖他伸出右手:“我看你腳崴了吧,我扶你。”?


他的確是剛才被球筐砸到了腳踝,卻有點別扭地想躲開她的幫助。否則,剛才他兩圈半帥氣灑脫的即興表演,豈不都白費了??


“不用。”他堅定道。?


陸雙卻像沒聽到,直接拉他起來,一個甩手把他扛到自己肩上。他左腳被迫懸空,痛得倒吸一口涼氣:“喂!你是不是覺得自己特別帥?”她使出渾身力氣托著他的那股勁兒,他一直到很久之后,都還能清晰地想起——?


想起她兇悍地在醫務室沖他大吼,讓他老實點躺著別動;想起她招呼學姐幫他上藥,然后人就不見了,過了不一會兒進來遞給他一碗熱粥,看起來清湯寡水的,真是讓人一點胃口也沒有。 ?


林航抱怨地看了一眼:“不想吃。”?


“想吃什么?”?


“泡面都比這個好。”?


“我也覺得。”陸雙笑起來露出整齊潔白的牙齒,一瞬間讓他以為她會以醫生一貫俗不可耐的標準教育他不能吃發物,要愛惜自己的身體,卻沒想到她臉上掛著威脅的笑,從容淡定道,“那等你好了,就不用還我粥了,還我泡面吧。”?


那天晚上林航都沒有睡好,腦海中一直浮現陸雙像個冒失鬼突然出現在他面前,他照理說應該要痛斥對方,卻狠不下心發火的全過程。?


分析起事發經過,林航從一開始認定事件是個意外,到后來東想西想,竟然猜測起會不會是陸雙效仿的偶像劇橋段,特地沖上來撞的他。?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這句應該是此刻林航心里的臺詞。?


隔天,他小心翼翼避開同學來到她課桌前,變戲法般從身后掏出一盒巧克力,丟到陸雙桌上。?


林航覺得自己一定很帥,和昨天陸雙扛他走的時候那半個過肩摔一樣帥。?


“我是專程來感謝你的。”?


林航認真地指了指巧克力,仿佛在邀功。?


這時候班主任突襲進了教室,手里抱著一堆考卷,陸雙下意識停下手里的筆桿子,一眼認出那是上周月考的試卷。?


她起身激動地三步并作兩步走到老師身旁,湊過去小聲問:“我的成績出來了嗎?”?


林航望著她毫不留情飄然遠去的背影,只覺得自己和巧克力一起受到了羞辱。這可是他大清早找了好幾個店選的一盒包裝最精美的!?


他賊心不死地望著陸雙的后腦勺,她跟老師說話的時候,馬尾在后面一甩一甩的,似乎有一點好看。?


陸雙捏著自己的試卷回到座位,見他還一臉呆呆的表情并沒有走人的意思,便狐疑地望著他,忽然問:“同學,你該不會以為我昨天是故意撞你的吧?”?


林航猛然一愣,沒想到被她猜中了心事,但他怎么也不會承認自己先對她感興趣的。?


“那只是一個巧合。”她認真地強調說。?


這句話的殺傷力一直蔓延到了下晚自習。?


林航慢騰騰地做著收拾課桌的動作,直到發現幾排之外的陸雙起了身,林航反應敏捷,單手撐著桌子輕松一跳,橫跨兩張課桌,尾隨在她身后出了教室。?


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陸雙卻沒有往宿舍走,而是左顧右盼地摸黑來到了學校東面的圍墻邊上。林航看她那副架勢,就已經猜出來她接下來的動作。?


“這么晚了,你去哪?”林航湊過去,一掌拍在她肩上。?


“看演唱會。”陸雙大方地沖他眨眼,“怎么樣,我請你?”?


演唱會……?


聽到這三個字的一瞬間,林航想到的是高價的VIP票額。他立刻激靈地連連點頭:“好!”?


陸雙見他已經愿者上鉤,顯然不會去校領導那邊打小報告了,但這時她苦惱的卻是怎么翻墻出去。?


此時此刻林航終于覺得自己英雄有了用武之地,他早看出她在這邊晃悠是想溜,卻又不得章法。?


秉持著“不能放過任何一個耍帥機會”的林航對她勾勾手指頭:“我帶你出去!”?


他是走讀生,但怎么才能把她也捎帶出去??


陸雙雖然摸不清他的把戲,但仍然選擇信他一次,索性就跟在他身邊,步履輕盈地來到校門口。?


檢查的門衛叔叔循例過來問情況,林航迅速切換到“我肚子好痛”模式,看起來還真像那么回事。陸雙趕緊聰明地配合道:“我送他出去買點藥。”


他們就這樣輕松被放行了。?


“怎么樣,是不是比你孤軍奮戰管用很多?”林航得意地等著被夸。?


然而陸雙剛走到門衛看不到的角度,就一把拉住他的手,飛快地朝前奔跑:“要來不及了!”?


林航感覺自己臉上猛地一熱,還好風吹在耳畔,也一并吹散了他耳根的熱度。她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男生女生怎么可以隨隨便便牽手??


但既然她不知道,那就不要拆穿她了吧。林航嘴角禁不住往上揚起。?


那個晚上,他們穿過檢票處,來到人聲鼎沸的場地里,林航才想起來問她:“你為什么買了兩張票?”?


陸雙卻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從粉色的背包里掏出了水、零食和蘋果,分了一半給他。?


這樣一來,林航就更加詫異了。?


她籌備得這么齊全,吃的全部準備的雙份,難道她一早就打算約他?可她總猜不到他會在晚自習后跟蹤她吧??


太不可思議了!?


這時陸雙咬了一口蘋果,臉上紅撲撲的,而林航耳畔剛好響起的歌,是他們都耳熟能詳的一首:“哪里有彩虹告訴我,能不能把我的愿望還給我,為什么天這么安靜,所有的云都跑到我這里……”?


他忍不住也伸手去摸她零食袋里的薯片,撕開吃得起勁:“你喜歡周杰倫啊?”?


“喜歡。”陸雙仰起臉望著夜空,耳邊甚至能清晰地聽到體育館里人聲鼎沸的大合唱,“不過,我是因為顧遠學長才喜歡的。”?


很久后,林航還能記得那天晚上,陸雙跟著大家揮舞著熒光棒,大聲叫著周董名字的畫面。他在她身旁,也跟著音樂一起搖晃,偶爾側過臉,就能看到她好看的眼睛。?


望著她的眼睛,他總覺得從里面能看到閃爍的星星。?


雖然,這時的他其實已經知道,這場演唱會本來不應該由他陪她一起看的。?


是顧遠沒來,這個機會才落在了他頭上。?


散場的時候,他忍不住開玩笑問她:“顧遠那么喜歡周杰倫,為什么他不和你一起來?”?


陸雙眼里的光一下子就黯下去:“我也不知道。”?


林航忍不住伸手拍她的頭,話到嘴邊的一句“你不會哭吧”還沒問出口,她已經大大咧咧地沖他笑著說:“我沒事。”?


演唱會結束已經接近凌晨,他以為她還會和他一起回學校,卻沒想到她才走出五十米遠,就轉身朝著和他相反的方向掉了頭。他疑惑地拍拍她的肩:“學校在這邊。”?


“我今天回家住。”她似乎還沉浸在偷溜出來的喜悅里,“下次可就不一定能出來了。”?


“那……”林航鼓起勇氣,“我送你回家。”?


陸雙狐疑地看著他:“干嗎對我這么好?”?


他竟然覺得有點緊張,還沒能利索地對答,就又聽到她自言自語說:“你倒是蠻有紳士風度。”?


被夸了,林航愉快地點頭:“那當然!”?


問了她目的地,他在腦子里規劃了一下線路,陪她去坐不過三站路的夜車。?


公交車上,他坐她左邊,看著她困得昏昏欲睡,一路上呵欠連天的模樣,他第一次暗暗地希望,這趟車永遠都不要到站。?


如果她沒有跟他提過顧遠學長,那就好了,或許這時候他就能鼓起勇氣問她一個問題。?


但現在,他只能笨嘴拙舌地提議:“要不然,我的肩膀讓你靠兩站路吧。到站了我喊你。”說完還緊張地屏住呼吸,那幾秒格外漫長。?


半天,他才聽到她調侃地笑說:“你又不是顧遠學長。”說完,她大概覺得這個笑話很好笑,于是一個人哈哈哈地笑開了。?


窗外是昏暗的街與溫柔的夜。?


很久之后,林航看到過一句這樣的話——?


情商高的人是不會問出“我可不可以擁抱你”“我可不可以牽你的手”諸如此類問題來的。?


那時候,他才知道自己錯在哪。?


如果當時他就不由分說把她的頭按在自己肩膀上,搞不好就能讓她體驗到一瞬間的心跳加速,那樣做了,就會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吧。?


可他望著她精靈般的眼睛,似乎只是眨眼之間,他發了個呆,車就到站了。?


陸雙說:“我到啦,我先走了。”?


他起身和她一起下車,見她快步朝巷子里走去,他還想往前跟,她卻以一個很可愛的動作拒絕了他:“不用送啦!”?


“來都來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來的勇氣這么死皮賴臉。?


但陸雙的堅持讓他分辨不出究竟是不是在客氣:“就在前面。”?


“那我看著你走,你到家之后把燈打開,我就坐車回學校。”他非常認真地說。?


陸雙望著他,半晌,笑了:“那好吧。”?


周末,林航好不容易才打聽到,陸雙約了顧遠學長和他們班幾個男生一起去爬山。?


林航沒接到邀請,但他也去了。?


偏偏遇上堵車,抵達目的地時已經沒見大部隊的人影了,他只好按照猜測往上行進,加快步伐。?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遠遠地,林航忽然望見彎道拐角處一個熟悉的身影。?


“陸雙!”他大聲喊出她的名字。?


陸雙扭過頭,詫異地望著他,遠遠沖他喊話:“你怎么會在這里?”?


林航愣了一秒,隨口胡扯道:“因為無聊!”說完,他無所謂地攤攤手,努力令自己看起來特別漫不經心。?


可擂鼓般的心跳偏偏那么清晰。?


陸雙望著他,做出一個“哦——”的表情,出其不意地指了指隊伍里另外幾個女生的背影:“你該不會是為了她、她,還是她?”?


她臉上就差寫上“告訴我,我幫你搞定”幾個大字。?


林航只好神秘一笑,遮掩過去:“別亂猜。”?


“有什么不好意思,顧遠學長也來了。”她沖他擠眉弄眼,明擺著就是希望他待會兒能做她的助攻,“我一定會好好感謝你的。”?


說完,陸雙便蹦蹦跳跳往人群中央跑去。?


林航望著她的背影,剛好那邊是太陽直射的方向,他揉揉眼睛,注意到她紅色的連衣裙像一件小禮服,格外好看。


沒想到不過五分鐘,陸雙就已經來尋求他的援助了。?


他們爬到半山腰,有女生走不動了,嚷嚷著說要先就地野餐一頓,保留體力下午再戰。林航自然沒有發言權,看到陸雙那么嬌俏的打扮,他幾乎就要忘了她其實長跑是強項。?


“我覺得還好,可以爬得動。”陸雙在一旁原地踏步說。?


這句話自然是惹惱了其他人,大家不約而同對她嗤之以鼻:“那你一個人先爬啊!”?


陸雙不急不慢地掃視了眾人一番,最終,視線還是停留在林航意料之中的方向。?


“顧遠學長,你呢?要不要和我比賽?”她的話雖然是挑釁的口氣,林航卻一眼洞悉她的忐忑。?


其他人紛紛跟著起哄:“學長,回答她!”?


陸雙這時扭頭沖林航一個勁地使眼色,希望他能幫她完成這個激將法。?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顧遠學長一定會答應的時候,人群中冒出另一個聲音,坐在一側的女生冷冷地說:“你該不會是想邀請顧遠學長和你單獨行動吧?”?


一句話戳中陸雙的心事,她張張嘴,啞口無言地不知如何應對。?


“先吃東西吧。”一旁的顧遠學長終于開了口。?


“沒關系,那我自己先爬好了。”陸雙悶悶地為自己打圓場,說完扭頭去問林航,“你呢?要不要和我比一下!”?


“比就比。”他連忙配合地揚了揚下巴,爽快得像是忘記了陸雙的強項是什么。?


所以,當陸雙輕輕松松就把他甩出一大截的時候,他在她身后無數次叉腰大口喘氣地喊:“女俠!”?


然而這時陸雙分明已經領先他兩個轉彎,他根本看不見她的身影了,只能聽到她催促他“快點”的回音從清晰變得模糊。回頭去看后面的大隊伍,此刻已然隔著半坐山頭了,他忽然想不明白,自己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愉快地吃喝玩樂,而要逞能和她比什么賽??


好餓,他聽到自己的肚子“咕嚕”了一聲。?


“陸雙!”林航氣沉丹田,大喊道。?


半分鐘后,陸雙竟然出現在他頭頂的山路上,揚起眉毛,嬉皮笑臉地沖他笑:“怎么樣?愿賭服輸?”?


他被她得意的表情刺激得半天說不上話:“喂……”?


“不服輸就跟上。”陸雙指了指自己的雙肩包,“我可以考慮分點零食給你。”?


那一刻,好像他之前的堅持一下子就找到了由頭,終于不再是為了撮合她與顧遠學長,也不是為了爭口氣,雖然給自己的理由是填飽肚子,但實際上,想到她剛剛頑皮的笑容,他就覺得再次充滿了力氣。?


他加快腳步,開足馬力,噔噔噔地跟上去。眼看山頂就在不遠處,他追到她身旁,見到她汗流浹背地笑彎了眼睛,她伸手用力拍向他的肩膀:“還不賴!”?


那神情,令他后來很久都忘不掉。?


空曠的山頂,偶爾只有一兩個行人經過,但在他和她一起爬完最后一段臺階時,路人理所當然都成了布景板。林航耍賴地看著她:“我贏了!”?


他以為她會和自己搶冠軍頭銜,卻沒想到,她伸了個懶腰,甩甩馬尾:“輸給第一,我還是第二。”?


她掏出包里的零食:“你喜歡吃這個牌子的薯片吧,給。”?


林航一呆:“你怎么知道?”?


“你忘了上次我們去看演唱會,我帶的一堆零食,你就吃了這個。”她聳聳肩,仿佛在強調“我又不傻”。?


他想起自己包里其實也帶了同樣的零食,連口味都一樣,但不知道為什么,他沒有再打開背包將它掏出來,而是心滿意足地撕開包裝,大口往嘴里塞。?


“喂!你給我留點!我很餓!”?


她伸手來搶,卻被林航靈敏地躲過:“這可是我的戰利品。”?


他們在山頂坐了很久。直到吃光了陸雙帶的零食,她又嚴肅認真地問他:“你今天到底為什么會來?”?


也不知道那算不算是一次機會,他甚至有一瞬間的錯覺,她已經猜到了答案。?


但林航到底還是錯過了。?


他想不到如果他實話實說,結果會是什么,是她尷尬地從此不愿意和他做朋友,還是她能不再眼巴巴地期望著,和顧遠學長的每一個可能性??


他想了想,最終還是假灑脫道:“都跟你說了,因為太無聊。”?


“那你怎么知道我們有爬山計劃?”她托著腮,望著他的眼睛追問。?


林航頓了一秒:“不告訴你。”?


其實話一出口,他已經有點想嘲笑自己接得毫無技術含量。但身后突然響起大片掌聲,他和她同時扭頭去看,是其他人終于追上了他們。?


話題被打斷,林航心里,倒也說不清是覺得慶幸被解了圍,還是有些遺憾失去了再回答她那個問題的機會。?


仿佛為掩飾自己的心虛,他湊到她耳邊小聲說:“還想我怎么幫你?”?


“等下山的時候,我想讓學長送我回家。”她倒是一點也不拿他當外人。?


這么多女生在場,誰知道顧遠真正想送的人是誰?林航悶悶地自顧自分析,不過就剛才顧遠沒有同意和陸雙一起登山看來,她的機會似乎不大。?


他這么想著,竟然有些沾沾自喜,但表面還是違心地點點頭:“包在我身上!”?


那一定是他夸下的最大的海口。?


一群人說說笑笑,圍坐在一起玩起了桌游。幾局之后,天色漸暗,林航非常清楚自己的使命,于是主動開口:“這個時候下山,到山腳一定天黑了。我們男生負責送女生回家吧。”說著有意無意地邀功般地看了陸雙一眼,得到她贊許的眼神鼓勵后,他繼續說,“顧遠學長,我看你送陸雙最合適。”?


他故意笑得好像在起哄,表面上看,是為幫陸雙,可男生最了解男生,以他這樣的助攻方式,顧遠學長會附和才奇怪。?


果不其然,坐他們斜對面的顧遠撓了撓后腦勺,半晌才開口道:“我看還是你送陸雙吧,我送琪琪就好了。”?


一句話殺傷力爆表,林航心里明明百般受用,卻還一臉遺憾地看向陸雙,一副“我盡力了哦”的樣子。?


陸雙丟來一對白眼,咬牙切齒地沖他揮著拳頭。


其他人都只當是她在氣他亂開玩笑,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她氣的是他明明向她打了包票,到頭來卻只是空頭支票。?


下山時,他跟在她身后,主動要幫她拎包。?


她不高興地嘟囔:“顧遠學長都不知道去哪了,剛才大家起身后,我收拾了一下東西,抬頭就不見他人影了。”?


“可能先走了吧。”林航輕描淡寫道。?


這時陸雙突然停下了腳步。?


“喂!”她叫住他,“你說……我是不是被琪琪PK掉了?”?


林航一怔,反應過來才知道她還在糾結這個。他原本可以找個她最想聽到的理由安慰她,卻不知怎么玩心大起,笑得特別燦爛地說:“有可能。”?


接著,他自然看到了她撇著嘴,撲上來要揍他的動作。?


他一手一個包,大步朝著山下跑,身后傳來一群小伙伴的嬉笑聲:“陸雙!快去追追你們家林航!”?


就算已經飛快地跑出了老遠,他仍然清清楚楚聽到了這句玩笑。林航感覺自己心里竟然一暖,終于,他不用再致力于開她和顧遠的玩笑,才能勉強和她扯上一點點關系,而是,公然和她晉升為別人心里的那一對。?


抵達山腳時已是晚上八點多,他終于忍不住翻出了背包里的零食,丟給她,然后不等她反應,就一把拉她去乘車。?


路上,林航忽然沒頭沒腦地說:“我們來做個約定吧。”?


“什么?”?


“如果我期末考試成績超過你,你包我一個月晚飯。”?


陸雙哭笑不得地露出“你是不是瘋了”的神情:“我為什么請你吃飯?我很在意你考沒考過我嗎?”?


“那我包你一個月晚飯。”林航說完立刻伸出右手,一副要與她擊掌為盟的架勢。?


“如果我考過你呢?”陸雙似乎還沒搞清楚狀況。?


“兩個月!”他迅速比畫出一個“二”的手勢,“我請。”?


也不知道是當時陸雙正好心情不太好,還是她最近零用錢真的太少,聽到這種穩贏的賭局,她簡直無法拒絕,大呼一聲:“成交!”?


車窗外是寬闊而漆黑的公路。?


只不過想和她拼桌吃飯,卻要繞上一個天大的彎,林航忍不住為自己剛才毫無邏輯的說辭捏了把汗。?


說是這么說,可期末考明明還有幾個月,林航卻已經開始隔三岔五幫陸雙帶午飯了。?


班上的傳言愈演愈烈,每次有人拿他們開玩笑,林航總是會掃一眼陸雙的表情,然后又連忙害怕她尷尬地極力撇清:“我們就是哥倆好。”?


謊話說多了,圍觀群眾都懶得再深究,反正,謠言的熱度是逐漸退卻。?


唯一讓林航深感意外的,是陸雙提到顧遠學長的次數明顯變少很多。對此,她的解釋是,大家都在忙著準備考試,沒心情。?


“你該不會是因為琪琪?”林航試探地旁敲側擊,“不過我覺得真的沒有必要如臨大敵,你和琪琪比還是……”?


“是怎么樣?勝券在握?”陸雙明明就很慌,卻還裝得淡定。?


林航根本不賣她面子,干咳兩聲,笑道:“還是差太多,根本沒必要比啦。”說完立刻抱頭,做準備挨打狀。?


直到陸雙拿鋼筆敲他頭頂:“你會不會聊天,怪不得還是單身狗。”?


林航聳聳肩,深吸一口氣,猛然問她:“圣誕節你約了人嗎?”?


“怎么可能。”?


“我就知道。”?


“……”?


“約我吧!”林航竭力讓自己的口吻聽起來像是開玩笑。?


那時候陸雙應該還不知道,所有玩笑其實都有認真的成分。所以她也笑得特別燦爛地回應道:“好,兩只單身狗湊一起。想要什么禮物?”?


林航一直很后悔,自己沒跟陸雙要他真正想要的那一類禮物。?


比如,馬克杯,諧音是一輩子的那種。通常,女生都會送男生一個的。?


圣誕那天正巧下了雪,林航拎著一個空蕩蕩的紙袋子,等在市中心的天橋底下。陸雙來的時候,一直搓著手,抱怨說好冷。他聰明地提議:“那我送你一雙手套作為禮物吧,你選,我買單。”說著就拉她往旁邊一排小攤走。?


沒想到陸雙拉住他,掏出零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跟撲上來的一個賣花小女孩以十塊錢成交了一朵。?


她塞給他:“不要太感動,我知道你肯定沒收過玫瑰。”?


林航驚訝地長大了嘴巴,仿佛下一秒那句“你是不是對我……”就要說出口了,卻被陸雙又用力一拽,扯到一旁:“小心車。”她替他緊張得皺了皺眉,又湊到他耳邊,壓低了聲音道,“剛才你旁邊站的那個人,好像在摸你的褲子口袋。”?


他握著手心那只玫瑰,還真被她說中了,他從來沒有收過花,別說收,送都沒送過。?


躲開人潮,她拉著他殺出一條血路,終于到了廣場邊沒那么擁擠的一段路:“快看一下東西少了沒有。”?


他隨手摸摸口袋,錢包還在。?


“不是給你買手套嗎?”林航惦記的是這個,“不過,看起來這里是買不到了。”?


“不用啦。”陸雙的眼神放空一樣,落到了別的地方,“我要轉學了。”?


林航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是說等期末考之后,他還要請她吃飯。他還謀劃了好多打算帶她去一一嘗遍的好吃的,好讓和她在一起的時間來得更名正言順。?


“看起來,敲不到你的大餐了。”陸雙做了個賣萌的鬼臉,“就當替你省錢吧!”?


好像插不上嘴,林航只得慢吞吞地消化著她的話。?


“不過,這樣也好,終于不用再面對顧遠學長了!”她說著,似乎松了口氣,“手套就不用送了。再說,以后隔著幾百公里,見面應該會很難吧。”?


這句話聽得他眼眶一澀。?


“什么時候走?”他躊躇半天,總算問出一句關鍵的。?


“明天就不來了。”?


他像個逃兵,到底也沒去送她。他請了一周的假,算好她應該已經走了,才沒精打采地去上課。而那個空掉的座位,已經被后面一桌的同學依次補上。?


想起圣誕那天,他拿著她給的玫瑰,和她一塊去看了半場露天電影。陸雙全程在他身邊傻笑,兩個人的話有一搭沒一搭,他完全記不清自己說了些什么。?


他能記住的只有兩句話——?


最后他說要送她回家,而她說:“不用啦,不想習慣這樣的畫面,如果以后都一個人回家,心里會有點失落的。”?


他聽到這里,總覺得她的話里還有別的意思,剛想追問,卻又聽到她似乎極力撇清關系般地補充道:“如果是顧遠學長的話,我可能會想多留一會兒!”?


說完,她咧著嘴笑了起來,就像她每一次大大咧咧和他打鬧時一樣,看起來沒心沒肺。?


他最終也不清楚她模棱兩可的話,是因為知道自己就快要走了,還是真的心里從來都沒有過他的位置。他只覺得想說的話如鯁在喉,最后朝她揮揮手:“那你小心點,晚安。圣誕快樂!”?


以前,他總覺得來日方長。?


就算她心里有別的男生,但他可以等,反正,那個人又不喜歡她。?


他大概可以陪她繼續念完今年的課本,明年的課本,還可以打探她想報考的學校,和她一起升學。?


就好像是一想到現在年紀小,就覺得以后還有很多很多的機會。?


可年少的我們深以為然的羈絆,在時間和距離面前卻脆弱不堪。?


所以我其實根本不能保護你。僅僅只是被城市分開,我就已經不能保證在你有事的時候,及時出現在你身邊。?


我不能真正成為你的蓋世英雄。?


甚至連想陪你一起經歷很多事,和你擁有更多回憶,我都無能為力。?


林航忽然想到那天晚上,她拉他到一旁,跟他說小心錢包被偷走的時候,他當時摸了一下口袋,覺得東西應該還在。可后來回到家,他才發現沒丟的鑰匙包,而他常用的那個扁扁的錢夾,是真的不見了。?


錢包里放照片的那個位置,一直夾著一張她寫給他的小字條。?


是她上課的時候無聊寫的,扔過來砸在他頭上。?


上面是她漂亮而清秀的字跡:天氣預報說明天會下雪,好久沒有看過雪了。?


說到底,我和你爬過山,看過雪,聽過一場模糊的演唱會,走過最漆黑的公路,乘過夜車送你回家。?


但我去不了遠方,不能陪你長大。?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內丘陳奕迅音樂愛好組
哪里可以看成人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