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社區 >6月2日本周六肖邦傳奇——鄧泰山鋼琴獨奏音樂會

6月2日本周六肖邦傳奇——鄧泰山鋼琴獨奏音樂會

聚橙劇院大連站2021-07-15 16:07:08

采訪鄧泰山

焦:您認為東方人在西方音樂上具有優勢嗎?

鄧:我只能說我們本來就有屬于我們的長處,亞州音樂家往往比西方人更纖細敏感,東方語言不是拼音語言,而是音調性語言。這樣的語言讓我們對旋律更為敏感,然而,我們對橫向的旋律有較佳的表現,對于縱向的和聲感受卻較不足。證諸歷史,所有文化皆因交流而成長,因自滿而衰亡,文化越是深厚,越能在傳統之外尋求新的靈感,東方對西方的了解遠比西方對東方來的多,如能深入自己的文化并謙虛學習,我們反而能更深刻地表現西方音樂。

采訪陳必先采訪陳必先

采訪陳必先

陳必先,1950年出生于臺北。從小就顯出與眾不同的音樂才華,四歲時能用玩具鋼琴彈出聽過的曲調,五歲即登臺演出,七歲時與鄧昌國教授合作莫扎特《e小調小提琴奏鳴曲》,轟動臺灣樂壇,后來至德國科隆深造時,她才年僅九歲,當時的臺灣仍是戒嚴時期,陳必先是第一位以資質優異身分獲準出國的天才兒童。在國外先后與肯普夫(Wilhelm Kempff,1895-1991)、妮可萊耶娃(Tatiana Nikolayeva,1924-1993)、安達(Géza Anda,1921-1976)等鋼琴大師學習,增進琴藝。


陳必先:無論哪一種演奏方式,我關心的都是同一問題:演奏者的音樂是“做出來的”,還是“經由了解而來的?" 他的演奏是表現在外的情緒,還是心領神會后的抒發?音樂是他的表示還是他的了解?現在音樂詮釋的嚴重問題,在于我們多半只聽到外表,卻聽不到大的格局和發自內心的感動。巴赫音樂最偉大,最干凈,最完美。在他的作品里,我們看到人生的痛苦,但巴赫知道要超越痛苦,最后把痛苦放開,佛家說把最難放開的事物放開,才可能開悟,對我而言,巴赫正是這種境界。


采訪陳毓襄

19歲那年,陳毓襄又被送到俄國接受正統的鋼琴訓練,并且參加了柴可夫斯基鋼琴比賽。當時全世界有120個18到23歲的選手參加比賽。他們一天要練10個小時的琴。1993年,陳毓襄為參加首屆波哥雷里奇國際鋼琴大賽做準備。經過四輪激烈的競爭,最后8位擁有3項國際大型音樂比賽獎項的頂尖選手進入最后的決賽。陳毓襄以卓越的琴藝擊敗那些年齡幾乎是她兩倍的選手們,獲得了首獎。一鳴驚人,成為世界樂壇的知名鋼琴家。比賽結束兩個星期之后,波哥雷里奇把陳毓襄接到自己家中,讓自己的太太親自教授她彈琴。陳毓襄以為自己已經技術嫻熟,不用再學什么了。沒想到竟然是一切從頭開始。他們早上7點鐘開始練琴,一氣彈上10個小時不休息,連中午飯都不吃。到下午5點時,他們才小憩一會,吃個晚飯。到晚上8、9點鐘時,又開始練琴。陳毓襄練到夜里一點鐘,可是先生和夫人卻練到凌晨3點。到第二天,又是早上7點開始練琴了。每天都是如此。最初只練一個手指,只彈一個音。手指的高度,角度,重量,力度都有嚴格的規定,一個音就彈上幾百遍,一個動作要練上幾萬遍。幾個手指的位置要在一條線上,距離也要相等,他們甚至幫她量手指的距離,看看是不是符合要求。練到最后,她的五個手指就感覺像一個手指,彈和弦時,抬起的距離、高度、力度都一樣,動起來也一致。


焦:您學佛茹素多年,可否談談學佛如何影響您的音樂生活和演奏?

陳:這幾年來,我的生活越來越趨簡單,這不是因為我的事情變少了,而是我在意的事物和欲望少了,把許多不必要的執著和物質享受從內心中消去,當這些外物欲求降低到某個層次,我的心就變的自由和豐富,靈感和想象能源源源不絕地涌現,無論是學佛或是思考音樂都有很多的想法,這也是我發現為何許多頂尖演奏家都不把自己演奏行程排的太滿的原因,一旦生活太忙,人就難以進步。


2018-6-2

?星期六 19:00

大連開發區大劇院

End-

今天的演出,你買票了嗎?

www.juooo.com


一指禪 戳我,即可購票!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內丘陳奕迅音樂愛好組
哪里可以看成人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