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社區 >閨蜜處心積慮打探我老公喜好,卻因我一句話再不敢出現在我面前...

閨蜜處心積慮打探我老公喜好,卻因我一句話再不敢出現在我面前...

粉色讀物2021-05-08 07:03:03

當法國的航班降落在S市時,顧恩恩的臉上布滿了濃濃的喜色。

“季非離,我的未婚夫,我回來了!”

顧恩恩在等行李的時候,一邊不停的打著季非離的手機,可是連續打了五通電話,對方也一直沒有回應。

她皺了眉頭,臉上有些淡淡的不悅。

今天是星期天,他應該沒有在上班啊,他到底是到哪里去了,怎么一直不接電話?

她有些賭氣的抿著唇,待看到傳送帶上的LV行李箱到達眼前的時候,便彎腰去提。

她的一頭濃黑長發垂了下來,現出了白皙纖美的脖頸,散發著迷人的氣息,配著遮去半張臉的黑色大墨鏡,更是憑添了一種別樣的神秘感。

此刻,機場的大廳早就已經布滿了便衣特警。

他們今天早上剛剛從線人那里截獲一條可靠消息,大批的冰-毒會經由法國流入S市。為了能夠順利的完成行動,S市公安局特地請求軍區特警隊支援。

而軍區赫赫有名,號稱“軍神”的季參謀長,則坐鎮指揮。

“參謀長,陳隊長請示,目標出現,我們是不是應該行動了?”

“嗯。”猶如古老的大提琴聲音,低沉中帶著一份不可抗拒。

聲音的主人放下覆在臉上的望遠鏡,露出了一雙琥珀色的眸子,清俊的面容,高挺的鼻梁,濃黑的眉毛,薄薄的雙唇透著一股神秘的孤傲。

他就是號稱“軍神”的參謀長季非凡。

顧恩恩小心的拉著自己的行李,帶著急切見到季非離的心情向大廳外走去,突然,前面涌來一陣騷動,她不可見的蹙了蹙眉頭,動作利落的走出機場大廳,上了一輛就近的出租車。

季非凡從望遠鏡中驟然看到那個驚鴻一瞥的身影,嘴角不可見的微微上揚。

呼叫器突然響了起來,里面傳來了陳隊長急切的聲音,“呼叫,呼叫,我們這邊出了問題,沒有發現贓物,聽到請回答,聽到請回答。”

季非凡的臉上浮上了一抹異樣。

這一次的計劃天衣無縫,除了他,沒有人事先知道消息,跟著他的同志也都全部屏蔽了外界的通訊設備,除了呼叫器,根本不可能向外傳遞任何消息。

可這消息……到底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呢……

他斂了深色,吩咐,“下車”。

一個高大的身影向他跑來,粗氣報告,“參謀長,情況查清楚了,贓物被掉包了,是這個女人。”

陳隊長說著,便把平板電腦遞給季非凡。

珀色眸子看到平板電腦上的女人時,驟然掀起了一陣波瀾。

這……不是剛剛他注意到的那個女人嗎。

他眉頭微微蹙了蹙。

因為職業的關系,他習慣對周圍的事物進行不自主記憶,他剛剛在留意到那個女人的時候,自然也看清楚了她所在出租車的車牌。

他抿著唇,修長的手指在電腦上點了幾下,然后遞給了陳隊長,“查。”

陳隊長瞥眸看到平板屏幕上的車牌號,有些疑惑,但還是按照季非凡的吩咐去做了,“快去排查。”

與此同時,S市一幢漂亮的法式別墅中,正上演著一處別開生面的酣暢淋漓。

顧恩恩來到了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別墅,手里握著季非離寄給她的鑰匙,滿面笑容,心里涌上一種回家的甜蜜感覺。

這里有她愛的男人,有著她一生的幸福。

只是,當她推開房門的時候,入目的卻是生活給她開的一個大玩笑!她的未婚夫和她的大學舍友安琪竟然背著她做出了那樣的事。

兩人共同舉著一把尖刀,死死的插入了她的心臟,擊碎了她所有的美好,讓她的無知和幻想都徹底暴露在陽光下。

震驚,絕望。

顧恩恩定定的站在原地,只是覺得自己的雙腿就像是灌了鉛一樣,千斤萬斤重。而她的心,正在一點點的下墜,沉到了無底的深淵。

“恩恩……”聽到門響聲,季非離身形頓住,慌忙的爬了起來,裹住了那一片不堪,“你,你怎么來了?”

而床上的女人也順勢拉起了床單,蓋在了自己的身上。

顧恩恩的臉上擠出一點笑容,心里翻涌不休,臉上風輕云淡,“沒什么,就是想你了,所以就回來了。”

這句話現在說出來,真心諷刺。她的迫不及待,她的滿心期待,此刻早已經灰飛煙滅。

她又看向安琪,心底的痛深沉了一些,唇角的笑意又加深一分,“安琪,你其實不用遮的,畢竟大學的時候,我們總在一起洗澡。”

“恩恩。”安琪摟著身上的遮羞物,面帶愧疚,“對不起,我和非離,我們只是,只是……”

“只是怎么?”顧恩恩的嘴角的笑意緩緩的落了下來,眉宇間一抹尖銳的凌厲橫生。

她的轉變,就像是一根刺一樣刺進了安琪的心口。

她竟不知道,向來柔軟的的顧恩恩竟也有如今這樣的駭然和凌厲。

季非離擋在了安琪的面前,帶著極度的保護,“恩恩,這件事情你聽我解釋,我本來……”

“夠了!”顧恩恩背過身子,緊咬住嘴唇,血絲一點點的滲出,“季非離,我不問,是給你臉,更是給我自己尊嚴。你不要臉,我還要!”

說完這句話,顧恩恩就頭也不回的大步離開,轉身的剎那,她卻淚如雨下。

三年的感情,就這樣結束了。

多么可笑,多么的觸目驚心。

顧恩恩無力的靠在墻上,全身無力。

“不許動!”

“舉起手來!”

幾個握著重槍的綠色身影圍住了她,擋住了熾烈的陽光。

她抬起頭,看著面前的精銳武裝力量,淡淡然一笑,用盡了她身上的最后一點力氣,而后昏了過去……

“呼叫,呼叫,嫌犯已抓到,所有贓物繳獲。”

季非凡聽到呼叫器里面的回答,高深莫測的一笑,“回局里。”

*

病房里,輸液管中的液體有節奏的靜靜滴落,透過玻璃窗,季非凡看到了臉色蒼白,仍舊在昏迷中的女人。

“醫生,嫌犯的情況怎么樣了?”陳隊長很著急的問。

“沒什么問題,大概是情緒緊張和過度勞累造成的脫水,很快就會醒過來了。”

病床上的女子,沉沉的睡著,長長的頭發披散在白色的床單上,柔和的五官投下淡淡的陰影,整個人安靜的就像一朵潔白的茉-莉花。

陳隊長還在和醫生詢問何時可以審問病人的問題,司機小李走過來很恭敬把手機遞到了季非凡的手中,他瞥了一眼上面的號碼,臉色沉重,走到了一邊,低聲應答:“爺爺,什么事情。”

電話里面傳來了蘇老軍長的爽朗的笑聲:“非凡,爺爺找你還能是什么事情啊,當然是關于你的終身大事啊,到底想好了沒有啊。”

季非凡驀地蹙眉。

自從媽媽過世之后,爺爺傾盡心血,一手將他培養成才,成為軍區里面最年輕的參謀長。如今,老人家最擔心的是,已過而立之年孫子的婚事。

“爺爺,這件事情我們還是緩一緩再說吧,我現在在外面執行任務,改天我回家和您面談。”

匆忙掛掉了電話,季非凡微微皺了皺眉。

總是逃避不是辦法,遲早,爺爺還是會逼迫自己結婚,看來自己得想個應對之策了。

“咳咳咳……”

有點嘶啞的咳嗽聲打斷了季非凡的思緒,病床上女子的長睫毛撲扇了幾下,眉頭緊蹙間,整個人緩緩的醒了過來。

白色墻壁反射的強光讓顧恩恩不由得抬手去擋,定了定神,想要從床上爬起來,卻感到手背上的疼痛。

原來,這是在醫院。

她的腦袋依然昏沉,對于剛剛發生了什么,全都斷片了,只不過那些丑陋的畫面卻如毒蛇般鉆進了她的腦海里。

她的神色有些黯然,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腦袋。

這一切都落在了窗外男人的眼中。

他邁著標準的步伐走到了陳隊長的面前,帶著命令的口吻說:“你先回去吧,這個犯人我來審訊。”

“可……”陳隊長剛發出了一個轉折信號,男人就已經轉身走進了病房。

什么意思啊,軍神就了不起啊,局里請你們來是協助調查,仗著局長的關系,居然宣兵奪主了,白白的讓自己失去了一次升遷的機會。

陳隊長心有抱怨,可還是按照季非凡的吩咐去做了。

一頭烏黑筆直的長發垂落在肩膀上,顧恩恩整張臉都埋在這一片烏黑之中,聽到有人進來,猛地抬起頭,有些驚恐的雙眸和獨有的病態美,更是惹人憐愛。

“你醒了。”

顧恩恩抬眸看著眼前的軍裝男子。冷峻的面容,迎面襲來的不怒而威的氣勢和壓迫感,讓她蹙緊了眉頭。

她記得在昏迷前,被一大幫人包圍了……

男人很高,站在顧恩恩的面前,幾乎能夠擋住大部分反射的白光。他嘴角劃開了一個似笑非笑的弧度,瞇著眼睛開門見山,“你從國外攜帶了大量的毒品入境,所以我們懷疑你是毒販。”

“毒品?”顧恩恩的腦子嗡的一下,霍的抬起頭,雙眸中滿是不敢置信。

怎么,怎么可能,明明她離家的時候,只是隨身帶了幾件換洗的衣服,怎么會是毒品……

不可能!

“你們一定是搞錯了!”顧恩恩的聲音十分的冷靜,“我根本不是什么毒販,這件事情一定是有什么誤會,希望你們能夠盡快的查清,因為這關系到我本人的聲譽和人格。”

呵,伶牙俐齒。盡管稍顯稚嫩,不過還算是冷靜中肯,季非凡點了點頭。

“怎么?”看到這個不知所謂的動作,顧恩恩蹙眉,“你不相信我?還是你已經認定我就是一個證據十足的女毒販。”

他搖搖頭:“不是的,顧恩恩小姐。”

聽到男人喊自己的名字,顧恩恩有些奇怪,故作的冷靜再也掩蓋不住真實的青澀,“你……你怎么?”

“怎么知道你的名字是嗎?”季非凡說著抽出了右手,大掌之上覆著一張薄薄的身份證。

討厭!

怎么總是處于被動的問話狀態,還被當做犯人審!

顧恩恩十分不喜歡這種貓和老鼠的問話方式。

她這是有點懊惱,認為自己受了季非離的刺激,所以才會有些白癡。

既然她已經被他們抓到,那只無辜的行李箱當然不能幸免于難,可是明明就是一箱衣服,怎么就變成了毒品呢。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內丘陳奕迅音樂愛好組
哪里可以看成人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