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社區 >北宋大國崛起的天賜良機,卻被一個有權任性的官二代葬送

北宋大國崛起的天賜良機,卻被一個有權任性的官二代葬送

我們愛歷史2021-11-05 07:36:37

歷史迷聚集地,點擊上方藍字關注我們

唐朝

五代

宋朝

元朝

明朝


作者|我方團隊張嵚

《我們愛歷史》為頭條號簽約群媒體

字數:3301字,閱讀時間:約8分鐘



北宋王朝輝煌的政治文明歷史里,唯獨憋屈的,就是軍事。開國就碰上遼國,中期碰上西夏,都是打到頭破血流后,咬牙花錢買太平。待到更狠的金國崛起,卻是花多少錢也買不來,直接被人一擊打穿,兇殘橫掃半壁河山。一場靖康之恥,簡直憋屈到痛。


但對這憋屈歷史,好些后人卻深表同情:不是宋軍不能打,實在是背的鍋太重。五代軍閥石敬瑭輕松一跪,幽云十六州打包送了遼國。接下來的北宋就悲劇了,戰略要地和戰馬產地全丟。這就好比打架時手里沒家伙,還被抄家伙的對手搶了好位置。待到西夏也崛起,更是被兩大強鄰夾到了死角,時不時被猛錘。就這樣還能扛一百多年,確實不容易!


可這么個大鍋,北宋真的就沒辦法翻?


辦法不是沒有,而且北宋的君臣們也早懂:有一個說起來很簡單的辦法,只要北宋辦得到,不但能輕松甩鍋,而且戰局滿盤皆活。如此美的辦法,只是做起來比較難——滅西夏!


一:大宋最佳機會降臨


為什么必須先滅西夏?因為西夏這個坑,足以和丟幽云十六州“媲美”。


自從宋仁宗年間,在北宋一群短視文臣的糊涂折騰下,西夏國主李元昊逮住機會,果斷扯旗自立。北宋的國防就悲催了:陸上絲綢之路徹底丟掉,經濟大損失不說,缺馬的宋軍更斷了戰馬來源。好比一只鐵手,從側面卡住北宋的脖子。“老兄弟”遼國更趁火打劫,宋夏一開戰他就訛錢,害的北宋花錢打完仗,還得忍痛朝遼國掏腰包,雪上加霜好多次。


但反過來說,只要北宋拿下了西夏,河西走廊財源滾滾而來。宋軍更可獲得優良戰馬。經濟軍事大補血。倘若北宋要收復幽云十六州,踩住西夏更是踏上跳板,戰斗進程將輕松方便。曾經憋屈無比的北宋,必然就像一個打通任督二脈的高手一般,上演華麗變身的熱血場面!


西夏,就是北宋軍事路上,一個艱難卻又十分關鍵的門坎。只要闖過,雄視天下的未來,就將向大宋熱情招手!


可要闖過這門坎,對北宋來說真叫難。西夏軍隊的戰斗力,常年兇悍的出名。國土地勢險要,一旦進攻戰線就將漫長,不但后勤補給壓力大,沒有強大騎兵更是根本打不動,所以說這就是個難啃的硬骨頭。因而雖說道理都知道,但長期以來,北宋也不敢下這個決心!


直到治平四年(1067),十九歲的宋神宗趙頊登基。這位忍夠了北宋憋屈場面的青年皇帝,也立刻下定了這個決心:西夏,大宋必須啃掉!

下了這大決心,接下來就是大行動,啟用政治家王安石,轟轟烈烈的王安石變法全面鋪開。曾經孱弱無比的宋軍,經過一番手腕強硬的折騰,十來年的時間就來了一場大升級。特別是最精銳的西軍,有著訓練有素的士兵,高效獨立的指揮系統,甚至還從牙縫里擠出錢來,不惜血本打造了足以爭鋒遼夏的騎兵軍團。好似新出爐的青鋒寶劍,鋒芒直指西夏。


宋神宗的攻勢,更是源源不斷打出。之前還常囂張挑釁的西夏,沒幾年就落到被動挨打的境地!而到了元豐四年(1081),天賜良機更擺在眼前:西夏爆發內訌,夏惠宗被母親梁太后囚禁,內部一塌糊涂。宋神宗也果斷拍板:此時不啃更待何時?五路大軍伐夏。


北宋歷史上著名的“元豐五路伐夏”戰役,就這樣轟轟烈烈上馬,動用四十萬作戰部隊,如果算上配合作戰的后勤民夫,總人員數更接近百萬。這是自北宋開國以來,大宋王朝規模最大的對外遠征。王安石變法十四年間的所有軍事家底,更是一次性砸出。這是大宋賭國運一戰!

既然賭國運,五路作戰部隊,更是毫不含糊:李憲出熙河路,種諤出鄜延路,劉昌祚出涇原路,高遵裕出環慶路,王中正出河東路,全是赫赫有名的精兵猛將,帶著北宋此時最敢打硬仗的鐵血部隊,照著嚴絲合縫的戰略計劃,朝著西夏隆隆碾壓過來!


如此傾國一戰,各路部隊表現果然出彩,好比一撥撥連環組合拳,把素來自詡英勇善戰的西夏軍,連番揍的鼻青臉腫,蘭州米脂夏州等西夏戰略要地,全數被宋軍打包收走。但其中給了西夏近乎致命一拳的,卻還是環慶路的劉昌祚。


這位劉昌祚將軍,身為宋軍烈士子弟,更是北宋出名的武力強人。一身精湛的武藝,在出使遼國時就曾把遼國君臣嚇壞。同時他也是個出名的老實人,從來只知浴血奮戰,從不計個人得失。這次剛出征就碰上了坑爹友軍,本該與他匯合的環慶路高遵裕部磨磨蹭蹭,卻叫劉昌祚落了單。


但劉昌祚卻絲毫不懼,只帶了五萬人就撲了進去。一場清水河大戰,五萬宋軍將十萬西夏軍,一口氣追殺二十里,把西夏宰相梁乙埋殺的全軍覆沒,大宋的劍尖更直抵西夏國都靈州城下!拿下西夏都城甚至滅亡西夏,勝利就在眼前!

可就在這歷史性的時刻,敗事的人終于姍姍來了:劉昌祚的“友軍”,環慶路統帥高遵裕!


二:葬送北宋戰局的官二代


此次北宋五路伐夏,要論哪一路統帥的名號,最為如雷貫耳?必須高遵裕——家世太有名!


這位將軍的親爺爺,就是北宋開國功臣,亦是抗遼大英雄高瓊,就是那位澶州之戰上,護衛著宋真宗登上城樓,激得宋軍士氣大振的高瓊將軍。仗著這么牛氣的家世,投身軍界的高遵裕,不但混的順風順水,更慣出了心高氣傲的毛病。這次五路伐夏,五位統帥里,屬他能力最差,特別是比起劉昌祚,除了生的比劉昌祚好,其他都比劉昌祚差的遠。可北宋王朝依然給他個坑爹任命:高遵裕節制劉昌祚,也就是說,劉昌祚屬于高遵裕的下屬!


這命令放北宋年間,其實也不算坑爹。都說北宋重文輕武,其實跟論資排輩的毛病比起來,重文輕武真是個浮云。做軍人的再能打,都不如攤上個好爹好爺爺。功臣子弟在大戰中擔任要職,早就是正常現象。


但放在高遵裕身上,這事就真坑爹了,其實此君在北宋的勛貴家族里,還屬于比較優秀的一位,而且和宋神宗關系更不一般,他的親侄女就是宋神宗的母親高太后,典型實在親戚。當初剛任命高遵裕時,高太后就立刻急眼了,趕緊去攔宋神宗:我這個大爺高遵裕我太了解了,別看有點才,但是氣量特別小,你用了他肯定壞大事。可宋神宗卻沒當回事。萬沒想到,他沒當回事,就壞了大事。

結果,上了宋夏戰場的高遵裕,分分鐘就現了眼。先是行軍路上管理無方,部隊慢慢騰騰,沒趕上清水河大戰,卻歪打正著,正好成就了部下劉昌祚以少勝多的酣暢妙筆。好在緊趕慢趕,總算是在劉昌祚兵臨靈州時一起會師。這下該同心協力打靈州了?沒想到正如高太后預言,見過劉昌祚精彩表演的高遵裕,卻是妒忌心大起,見面就沖著劉昌祚一頓數落,把劉昌祚罵的狗血噴頭不說,還順手剝奪了劉昌祚的指揮權。接下來你歇著,看我打靈州!


搞笑的是,別看高遵裕行軍慢,搶功勞可不慢。修理完劉昌祚之后,又在奏折里大筆一揮,把劉昌祚的戰功全歸了自己,寫奏折報給宋神宗,宋神宗在皇宮里看的樂開花,但他絕想不到,一場坑爹大禍就要上演!


這以后,高遵裕的表演時間,確切說現眼時間正式上演,他的環慶軍擺開陣勢,朝著殘兵敗將的西夏都城靈州展開瘋狂猛攻,卻因為在他折騰下,攻城最佳時機已經失去。接著他又瞎指揮,哪里難攻朝哪攻,竟是碰的頭破血流。打的急紅眼時,高遵裕干脆在城外狂喊“你們怎么還不投降”,倒叫西夏人看了笑話!

同樣現眼的是,被高遵裕修理后的劉昌祚,卻是不計前嫌,替高遵裕干起了打援累活,多次痛擊西夏援軍,這才使高遵裕能放心攻城。可更叫高遵裕深感羞辱的是,自己打的灰頭土臉,劉昌祚打援節節勝利,反而繳獲了大批戰利品。老實人劉昌祚倒是不記仇,還特意給高遵裕送來物資。可沒想到小心眼的高遵裕徹底發飆了,竟說劉昌祚這是羞辱他,差點把劉昌祚拖出去砍了。再老實的人,這窩囊氣也受不了,劉昌祚事后就一氣病倒。


師老兵疲的宋軍,就在這場高遵裕一廂情愿的內耗里,給折騰到了刀口上。


宋軍圍攻靈州十八天后,瞅準機會的西夏終于出招了。夏軍硬是掘開了黃河大壩,洶涌黃河水淹沒了猝不及防的宋軍。然后西夏軍全線反撲,高遵裕頓時腿軟了。眼看他和他高傲的環慶軍就要覆滅,卻是病中的劉昌祚再次站出來,在滔滔黃河水中率領部隊浴血奮戰,硬是再次頂住了西夏軍的瘋狂反撲,保住了部隊全身而退。


但是,整個北宋歷史上,北宋王朝最接近滅亡西夏,拿下河西走廊的機會,卻被這宋神宗一廂情愿任命的官二代高遵裕,一頓任性折騰徹底葬送。賭國運的一戰,嚴絲合縫的機會,卻毀在了一次錯誤的用人。此情此景,好比一句老話:千里之堤毀于蟻穴!

更叫人無語的,卻是北宋此后的處理,闖了大禍的高遵裕,只是被輕輕責罰,倒是一直勞苦功高的劉昌祚背了黑鍋,被高遵裕扣上了全部罪責,默默貶官而去。坑爹用人不可怕,連追責都如此坑爹。北宋沒拿下西夏,看似意外,其實真正常!


?好物推薦

點擊閱讀原文進入《我們愛歷史》商城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內丘陳奕迅音樂愛好組
哪里可以看成人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