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音樂 >為什么日本的醫院,就敢不收押金先治病?高額醫療費制度”是什么?日本大醫院看病的整個流程是怎樣的?

為什么日本的醫院,就敢不收押金先治病?高額醫療費制度”是什么?日本大醫院看病的整個流程是怎樣的?

全日通自動車學校2021-05-06 13:21:29


關于我們


全日通駕校

地址:東京都豊島區西池袋1-31-5 白井ビル5層

微信號 :znt09066599988?? ? ? QQ:1691627563


全日通駕校微信平臺

獲取最新考證、換證、單獨練車信息

關注我們學車可獲取優惠!

?:090-6659-9988(sb)

?:070-1461-6806(sb)


為什么日本的醫院,

就敢不收押金先治病?

作者:俞天任 來源:騰訊新聞

日本憲法規定:

“全體國民有權過上最低限度的

健康和文明的生活”

前些天,微博上有人爆料說,他朋友父親在赴日旅游期間因突發心臟病而住進日本醫院,經搶救脫離生命危險,然而欠下醫院治療費用折合人民幣60萬元,醫院同意他回國后分期付款,但后來這位當事人以“父親已去世,經濟困難”為理由拒絕支付欠款

網友曬出的“中國人拒付日本醫療費”事件,真假還在核實中


這里不討論這件事本身的真假和是非。但在日本確實有時能聽到外國人賴醫療費的新聞,這是因為日本醫院沒有收取押金的制度,真要是想賴帳的話,完全有可行性。

日本醫院之所以能不收押金先看病,是因為在全民醫療保險制度兜底。日本的全民醫保制度是世界上效果最好,收費最低,因而效率也最高的醫保制度之一。在這個制度保障下,病人賴醫療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醫院一般不擔心這種風險。

在《日本國憲法》第25條第一款中,就有規定:“全體國民有權過上最低限度的健康和文明的生活”,第2款則規定:“國家必須在全部的生活層面上為增進社會福祉、社會保障以及公眾衛生的向上而努力”。(原文:すべて國民は、健康で文化的な最低限度の生活を営む権利を有する。國は、すべての生活部面について、社會福祉、社會保障及び公衆衛生の向上及び増進に努め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日本的全民醫療保險制度,就是憲法第25條的實際層面體現。

不僅是日本人,在日本有合法居留資格的外國人,也必須加入這個由政府掌管的醫療保險體系中。對于有正式工作的人來說,他們所加入的,是各種社會保險中的醫療保險一項,保險費用是自己和公司各負擔一半,和本人收入相關,大約是收入的3-4%左右。對于沒有正式工作的人來說,他們所加入的,是國民健康保險,保險費用更加便宜一些,甚至可以申請減免。對于沒有工作、屬于依靠他人撫養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其醫療保險是免費的,單身漢和結了婚的人繳的一樣多。以前,參保者本人的醫療費負擔比例和家屬的負擔比例不同,現在基本上全一樣了。除了根據地方不同而對嬰幼兒、老人有優惠政策之外,一般都是本人負擔30%的費用,其余70%由全民健康保險支付


日本對健康保險制度的宣傳畫


加入全民醫保的人,會享受到同等的醫療服務,和繳納了多少保險費用無關。應該自己繳納的那部分費用,也可以因為經濟困難而申請退還,對于經濟實在困難的人,全民醫療保險甚至還提供來去醫院的交通費用。

自己負擔的30%會有多少?一般頭疼腦熱的小毛病,治療費用也就幾千日元,加上檢查費用之后,自己繳費一般很少會超過1萬日元?(現在的匯率大約588元人民幣),當然也不便宜,但也不會覺得有多貴

但大病或者像癌癥這樣的慢性病怎么辦?會不會出現“一場病開除出中產”的問題?

不會。日本全民醫保制度中最好的一條就是
高額醫療費制度”。這個制度的理念是:在大手術或者慢性病的情況下,患者自我負擔的30%也還是很大的數目,這個制度就是解決這個問題的。根據這個制度規定,一個月中在同一家醫院因為同一種疾病的診療費用是封頂的,封頂額度根據收入而定,一般的人是8萬日元(按照現在的匯率大約是4700人民幣左右),當然也有4萬日元和16萬日元的。這就算是“高額醫療費”,超過這個額度就全部由健康保險買單。患者到自己所屬的醫療保險機構去辦一個手續,醫院就根據這個手續再次重新計算賬單,只收取“高額醫療費”之外的部分,當然患者也可以選擇先按照醫院的賬單付款,然后再向醫療保險機構申請退款。

而且“高額醫療費”制度規定,從第四個月開始再減半,就是原來8萬日元的就減為4萬日元,其余類推。而且還有進一步減半的時間規定,到后來基本上就如同免費,筆者好幾位身患癌癥的同事,到后來基本上幾乎不需要支付醫療費

實際的醫療費計算更復雜一些。所謂“高額醫療費”只包括醫療費,而日本的住院費用是由三塊組成的:一塊是醫療費,就是手術、檢查、診斷、醫藥等諸費用,這是有法律規定收費標準的費用,患者負擔三成;還有一塊也是法律規定了收費標準的,就是伙食費。日本醫院的伙食收費標準是政府規定的,每天2000日元(大約120元人民幣),患者負擔三成,但這筆錢不算醫療費;第三塊是保險之外的開銷,比如病號服是向醫院租用的,每天的租金各醫院都不同。日本醫院的急救室、觀察室收費,費用算入醫療費。而四人以上的病房則是免費,只有雙人或單人病房才收費。

日本健康保險中的醫療行為是完全政府掌管的,沒有一點市場行為,全國所有接受健康保險的醫療單位,無論公立私立的,收費標準全一樣。不管是在北海道還是在沖繩或是東京,同樣的醫療收費完全一樣。

這就是在日本醫院絕不會出現先收錢再治病,繳不出錢來不給治病現象的原因。首先日本人基本上每人都有醫療保險,這樣醫療負擔有一個限度,不會出現巨額醫療費用負擔,而且一般人通過生命保險和其他商業醫療保險,都能把醫療費的大頭承擔起來。

筆者曾因心肌梗塞在2011年動過7次手術,裝了5個支架。醫療保險為我支付了2000萬日元(大約120萬人民幣),但我實際上自己支付的大約60多萬日元(大約3萬元人民幣),“高額醫療費”這個概念對我來說是“每月不超過8萬日元”,但這個“每月”是個非常機械的概念,從每個月的1日開始一直計算到最后一天。筆者第一次是急救手術,月底的晚上8點,四個小時之后就是下個月,于是這四個小時就也要收8萬日元。如果筆者發病晚一天的話,就只需要繳一個月的費用,但是誰又知道什么時候會發心臟病呢?

筆者所加入的生命保險,每次手術都能支付十萬日元,這本身就已經超過住院治療的費用了。當初第一次使用時還更有意思:“因為加入本保險之后長期未使用,奉上12萬日元作為獎勵”。

所以日本不會出現賴醫療費的事例,醫院也就沒有收取押金的風險意識


相反,在日本發生的醫療糾紛,往往是暴力團詐騙醫療費的案例。

日本基本上人人都能加入醫療保險,并不是人人肯定都有醫療保險。事實上確實存在著無保險的人,比如像東京大阪這樣的大城市里,有些無家可歸的人,這些人肯定是沒有保險的,他們該怎么辦?

醫院也不能把這些人推出門去,甚至還有一些無良醫院專門做這種人的生意。對于這些“無法收繳的醫療費”,最后都是由各地方政府買單。地方政府將這些人作為“生活保護者”養起來,也就是俗話說的“吃救濟”。

因為“生活保護者”的醫療費是地方政府全額開支,于是就有不良分子將這作為生財之道,欺騙政府。北海道就出過這樣的案子:“生活保護者”每月用掉的醫療費用居然達上億日元(大約600萬人民幣)

因為政府不但要為“生活保護者”出醫療費,連去醫院的交通費也是政府買單。于是生活保護者就和出租車聯合起來騙政府的交通費,當然后來案發之后才發現那人根本不是什么該受生活保護的人,而是一個和暴力團有關系的人。當地政府的辦事人員雖然知道這里面有名堂,但也不敢拒絕給他報銷交通費。

因此,日本醫療中也有不少規定是出于反欺騙的考慮而制定的,有些規定甚至聽起來有點古怪。比如:在日本住院不能超過三個月,到了三個月即使是無法出院也要轉院。這就是為了防止醫院和患者串通起來欺騙保險的一種措施。但實際上有人被這種規定弄得很為難。筆者就認識這么一對夫妻,丈夫因為患腦溢血而成為了植物人,一直在醫院里,但因為這條規定而不得不過段時間就要轉個醫院,真的挺難的。

先看病后付錢”在急救的時候是很重要的,有時候幾分鐘的時間差就能決定人的生死。有了“最后也還有地方政府買單”的底線,就不會出現擔心“碰瓷”而拒絕救治的現象。筆者就有過遭遇車禍而被路人積極救護,從而避免了躺在泥水里因體溫過低而凍死的經驗。因為路人只管救人,心無旁騖,不需要擔心一些不該擔心的東西


延伸閱讀


消滅一場醫患沖突,可能只要1000元


作者:光明網評論員 來源:光明網


近日,在武漢一家網吧當網管的患者突然昏迷倒地,被送到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急救中心,經過醫生的全力搶救,轉危為安。事后,患者父親找到院方,要求賠償搶救時剪壞的衣物、丟失的錢款等,經警方調解,醫生湊錢賠了1000元。


這起風波最初被冠上“醫生搶救病人反遭索賠”的標題后,讓不少人將矛頭對準患者,索賠之舉被視作恩將仇報。不過隨著細節厘清,尤其是醫院搶救過程中,對剪掉的患者衣物處理不到位的事實,多數人轉向認同“一碼歸一碼”。更值得一提的是,作為被索賠方的醫院并沒有掩飾,而是坦誠失職,并表達了“1000元的損失對他來說或許比較重”的理解。


醫患雙方如臨大敵的當下,誰都愿意看到“醫生搶救剪開衣物,病人諒解不咎”的暖心故事。但這種完美預設,只能算錦上添花的場景,而且它建立在患者利益受損的基礎上。而此次急救風波,前提是醫院存在流程失范。


醫院在處置剪掉衣物時的隨意,如果可以被諒解,那意味著它改進服務的動力會更弱。醫患矛盾的爆發,很多都肇始于治療過程中的流程違規。患者感恩的結果,可能恰恰恰相反,道德恩情替代了正常的市場和法律懲戒機制,倒逼的力量消失以后,下次遇到類似的案例,醫院可能還會犯同樣錯誤。我們常講,市場經濟是法治經濟,而不是道義經濟;市場也不相信眼淚,談感情不止傷錢,還傷害市場本身。


當然,鼓勵患者維權,不意味著醫院的應對極為不堪。前期的操作失范之后,醫院的補救值得嘉賞,能夠換位思考,站在患者網管的身份去諒解,實屬不易。工業流水線式的醫療消費體系里,醫患關系通常是缺少溫情的,有的醫院甚至全副武裝。但凡沖突爆發,醫院眼中的患者,往往是無理取鬧;而患者眼中的醫院,則是店大欺客。矛盾的加劇,從雙方各執一詞的偏執立場開始已成定局。


此前的產婦墜亡風波,將醫患對立演繹到極致。除去監護漏洞外,院方并無太大過錯,但基于避險的考慮,在輿情上,專業的院方反而將產婦“痛苦蹲地”解讀為“跪求家屬”,并在產婦要求剖腹產上故意誤導,以轉移輿論壓力,結果弄巧成拙,引火燒身。基于墜亡而應有的同理心和換位思考能力消失不見,迷信話術和公關戰法的醫院,最終將自身綁上了戰車。


此次事件中,當事醫生講到,“該剪還是會剪,但工作可以更細致”,可見,索賠達到了倒逼的效果。這種結局雖然不符合大眾的道義預期,但它卻是醫患雙方達成諒解的極致了。你得看到,醫患沖突盛行的當下,產婦墜亡的“榆林一院式”敵對思維,也許才更主流。它構建了醫患相互設防的幽暗密林,在那里不存在換位思考,有的只是利益的獵取。而當醫院變身利益的獵食者時,你會發現,消滅一場醫患沖突,只花了1000元,中南醫院耗費的成本實在太低了。


摘自:發現日本


日本大醫院看病的整個流程是怎樣的?

你是不是很好奇日本人生病為何不往大醫院跑?日本醫生如何給病人看病呢?帶著你的好奇心看看亞洲通訊社社長徐靜波暢聊日本醫院的治療程序,日本的醫療體制以及實行醫藥分離的管理體制的情況,這些疑問就都不言自明了。

在日本許多年,除了體檢,很少有機會上醫院。今日陪朋友去東京的慈恵會醫科大學付屬醫院看病,領略了日本大醫院看病的整個流水過程。

就豪華的程度,這家醫院也許比不過中國的一些新建的綜合醫院,但是其管理之有序,設備之智能,尤其是醫生把病人當病人的認真與精細,讓我感到不少的驚訝,或者說是開了眼界。用iPhone拍下一組照片,供網友們欣賞。如能對中國的醫院管理者有所啟迪的話,那將是歡天喜地。


慈恵會醫科大學付屬醫院位于東京市中心的霞關,是一家有著120年歷史的資深醫院,類似于北京的協和醫院。


※剛到醫院時,來了一輛救護車,送來一位救急病人。醫院門診大樓(日文稱“外來棟”)前的地上,有2個急救車位的專用停車位。

※門診大樓的進口和出口,有嚴格的區分,這樣可以防止病人進出時造成混亂,尤其可以避免傷者在出門時被他人碰到。


※進入門診大樓的大門內,有消毒液供人們自由使用。并告訴你正確的消毒方法。


※進大門右側,有一個醫院的問訊處,可以咨詢各種服務內容。服務員沒有穿白大褂,很有禮儀小姐的感覺,但是很專業,讓人有安心感,而不是見到白大褂的恐懼感。

※這是一個就診卡的刷卡處。凡是到過這一家醫院看過病的人,都有一張像信用卡一樣的就診卡,第二次來醫院,刷一下卡,點擊自己要就診的科目,就是“掛號”。電腦型機器上會打印出一張單子,告訴你想就診的科室在幾樓,你的前面還有幾位病人在等待。


※如果是第一次到這一家醫院來看病,那么,必須填寫這張問診單。



※第一次來看病的人,有專用的窗口接待處,以便幫病人解答問題,選擇就診科室。

※一樓的大廳里張貼著這所醫科大學的創始人高木兼寬先生的遺訓:“不應診病,而應診病人。”


※這家醫院的學科實在太齊全,幾乎樣樣科室都有。

※一樓大廳里,各種指示和標志十分的明顯。而且去各樓層,不僅有電梯,還有扶梯。

※每一個科室都有專門的接待柜臺,把掛號單交給柜臺里的護士,在輪到某一號病人就診時,護士小姐會叫病人的名字,告訴病人去哪一個房間見醫生。

※醫院的大廳和各樓層,到處是供病人落座的椅子,給人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你在等待中,可以看書看電視,或上網玩手機。


※每一個樓層的病人等候區,都有自動售貨機,和醫院免費提供的飲水。

※大約等了20分鐘,護士小姐呼叫病人的姓名,并將我的朋友引領到醫生的診療室。診療室是一個大約20平方米大的單間,里面有一張檢查用的床。病人進去后,門口的顯示屏上立即會顯示“就診中”三個字。自然,診斷室除了醫生和1名護士,不會有第三者,保證病人的絕對隱私。因為我充當了日語翻譯,因此也得以進入室內,看醫生如何看病。


醫生叫“小村”,是慈恵會醫科大學的教授。他的桌子上有一臺很大的電腦,他一邊聽我朋友的病情敘說,一邊在電腦上做記錄。然后他提了好幾個問題,并讓我的朋友躺倒床上做檢查。檢查的結果,是需要拍一張片子。護士小姐立即進來帶我的朋友去拍片。拍片很快,就5分鐘時間,再回到診療室時,小村教授的電腦上已經顯示了剛拍的片子。小村教授認真地給朋友解釋病情,提出治療建議,解答朋友的疑問,好象老師給學生上課。最后開出處方,并約定下次來醫院復診的時間。除了拍片時間,整個看病過程用了大約25分鐘,一個詞:“耐心”。


看完病后,到一樓的結算中心。坐在那里等一會兒,工作人員會在電視熒屏上打出病人的姓名和就診單號碼,并呼號去查核健康保險卡和領結算單子。

※拿了結算單子后,就到邊上的自動付款機上支付治療費,可以使用現金,也可以使用各種信用卡。

除了當場需要注射的針劑之外,醫院不賣藥,因此醫院里沒有藥房。這一點,日本全國所有的大小醫院都如此,為的是保持藥價的公平。醫院只掙醫療費,不賺藥錢。


※醫院的邊上,往往會有幾家藥房,都是不同的醫藥公司經營的。而且全國任何一個醫院開出的處方,在全國任何一家藥房里均可購買取藥。因此,日本的藥價幾乎是全國統一價。

日本的醫療體制與中國有所不同,拿東京來說,基本上呈現三個特征:私立醫院多于公立醫院,專業醫院多于綜合醫院,代代相傳診所的專業醫學水平往往超過大醫院。


日本人生病都往哪里去看病?一般的病大多去附近的診所。東京的一些商務辦公大樓、五星級酒店、居民住宅區、交通便捷的地鐵與輕軌車站附近,都有各種各樣的民營診所和小醫院,如同24小時便利店,多且便捷。


如果是專科疾病,一般會去就近的專科醫院,譬如有的診所專門是看皮膚科,有的專門是婦科,有的專門是牙科,有的是專業的痔瘡診所。去綜合性大醫院看病的話,一般都是要動刀動槍的大病。診所或專科醫院會給病人聯系好大醫院和醫生,并開具醫生介紹信,讓你去大醫院作進一步的檢查和治療。

日本人生病為什么不立即跑大醫院,而愿意去小醫院看病?這里面有三個基本的原因:


第一是,小診所小醫院的醫生,大多也是名醫,因為日本的私立醫科大學的教授允許到非本校的附屬醫院坐診,私立醫院的醫生也可以到其他醫院上班。因此,小醫院的醫生中,“牛醫”還不少;


第二是,不管是私人診所還是小醫院,都可以使用醫療保險,而且這一種保險是全國各地通用


第三,因為日本從明治維新時期引進西方醫學后,就允許私人從醫。因此,許多的專業診所和小醫院,都有代代相傳的醫術,醫生自然也是醫科大學畢業以上的學歷,專業醫療水平與大醫院相比毫不孫色,甚至超過大醫院的醫生水平。


正因為日本社會有如此龐大的一個立體的,左右縱橫的醫療網絡體系,才使得患者得以及時分流和就醫,大醫院不會成為“農貿市場”,醫生也有時間有耐心跟每一位病人進行周全的交流與治療,讓醫患關系變成醫友關系。

另外,日本實行醫、藥分離體制,因此,醫院不會也沒有機會通過亂配藥和多配藥來獲取利益。而醫院外面的藥局的藥是全國統一的價格,病人帶著醫生的處方,可以去全國任何地方的任何一家藥局配藥,這就使得各個藥局為了吸引病人前來配藥,對病人如同親友,配完藥時一定會對病人說一句話:“請您多保重,早一點康復。”讓病人在離開藥局時,內心還帶著一份安慰,下次再來。


來源:徐靜波博客,日本人生病為何不往大醫院跑?

摘自:無界進修


綜合摘自:發現日本,無界進修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內丘陳奕迅音樂愛好組
哪里可以看成人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