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音樂 >張士偉:奔命鴛鴦(短篇小說)

張士偉:奔命鴛鴦(短篇小說)

溫馨微語2021-05-06 06:13:42

? ? ?閱讀本文前,點擊標題下面藍色字體溫馨微語”“”我。我用心做,您免費看。倡導原創,感謝轉發,歡迎賜稿。版權歸原創作者所有。


小引:這是一個讓人啼笑皆非的農村青年愛情故事:一對小冤家,私奔到京華。戀情惹人憐,故事沒尾巴。


生活在繁華的大都市,該是人生最感快樂的事了。都市人在享受幸福、便利的同時,也對生活變得越來越挑剔。什么都要綠色的、原生態的、無公害的、絕對安全的……永無止境。就以飲用水為例,就可見一斑。


這座位于北方的城市,水是“南水北調”而來。按理說,經長途跋涉,層層把關,再通過自來水廠的凈化處理,是最合格、最安全的水質了吧。可人們還是心存疑慮,似乎那水籠頭噴出的清亮水中,總隱藏著一點看不見的東西,會危害人們的身體健康,總覺得燒開的自來水沖泡的茶葉跑味,煮出的咖啡不正宗,燉的雞湯不香......城市人對飲水的苛求促成了這個城市“桶裝水”公司,如雨后春筍般的滋生和不斷壯大,生意日益火爆,“桶裝水”供不應求。人們飲水的首選,當然是電視廣告里宣傳的冰山深處的天然“礦泉水”,再次便是“純凈水”,最差也要標有某某飲水有限責任公司藍色塑料桶封裝的18.9L的“桶裝水”了。

然而,從打電話預約到供水公司派人把水送到家,也會經歷一番周折。當他們記錄了你家的所在社區、院落、樓號后,緊接著就是問,住幾層?有沒有電梯?你說有,他就說,好的,一會到。如果你說這是老樓沒有裝電梯,聽到的卻是另一種口吻,著實讓你感覺沮喪,無可奈何!

“啊,啊,先生真有點對不起了!沒有電梯派活就不順溜。我們的員工大部分是農村來的打工仔。一來不熟悉路線,二來不愿意爬樓梯!不過,耐點心等等,好不好,我們也急用戶所急吶!試試看吧,也許賴貓逮個死老鼠,誤不了你們用水!”


這麻煩今天正好被我家遇上了。

我們家住六層,七十年代碼成的老式樓房,樓道窄,門窗陳舊的也合不嚴縫隙,客廳倒還寬敞。

四月的天氣時冷時熱。現在是早晨的九點。老伴把作好的早餐擺上客廳的沙發桌面后,就眼巴巴的盯著安裝在門廳口的叫“安吉兒”的飲水機上的那只滴水不剩的空桶,有點兒迫不及待。

老伴等水服用“降壓藥”,我等水沏一杯兒子剛孝敬來的安徽名茶“六安瓜片”。等待很辛苦,會把時間拉的老長老長,少不了說些老話題來打發時間,如,為什么還不把水送來?送一桶水真的就這么難?再說誰不愿意住有電梯的樓房,上樓下樓多方便!老伴也借機發點牢騷。也是,住在這么高的樓上,下去了不想再上來,上來了就賴得再下去。正嘮叨,老伴吁了一聲,示意讓我別說話。我小聲問怎么啦?老伴說她聽到樓里有響動。

樓外的響動越來越強烈,噼里啪啦踩踏樓梯臺階的腳步聲變得雜亂而沉重。鐵制的防盜門被拉開撞出刺耳的“咣當”聲,木門也被踹的嘭嘭響,一前一后擁進雨個送水工。前邊的肩頭扛著桶,后邊的扶著進入客廳,一股寒風也緊跟著旋了進來。


氣氛有點異樣,我們也有點朦朧不知該如何面對。

只見那個扛桶者從肩膀上卸下桶,咚的一聲栽在腳下,一只手扶住門框,大口大口的喘氣。另一個卻手拿一方花手絹,替扛桶者小心翼翼地擦汗,從額頭到脖項,細心的像擦拭一件珍貴的瓷器!

扛桶者嘴里嘟嘟囔嚷地說著抱怨話:“呵!我的個娘咧!今天可算是倒了八輩子霉了,攤上這種苦差。一桶水七扭八拐的爬樓梯,比爬山坡還費勁。早知道沒電梯,咱就不接這個活!你看人家有電梯吱溜上去了,吱溜下來了。不裝電梯還窮講究,喝什么純凈水!”

我老伴聽出話里有話,也來了性子,便沖著扛桶人沒好氣地說:“年輕人別把話說的那么難聽!電梯又不是電視機,買來就能用。啥叫個窮講究?這樣吧,這水錢我付,一分不少,水你扛走,我們不要了,大不了喝自來水!我就不信這北京城就你一家供水站!”

我為老伴幫腔道:“我們要水,供水公司送水天經地義。至于公司派誰送,那與我們用戶扯不上關系。我再奉勸師傅一句話,出門在外闖蕩千萬別說過頭話,和氣生財嘛!老話說讓人一步天地寬!”


忽然,那個替他擦汗的伙伴猛的轉過身來,一把扯下頭上的花絲巾,露出黑油油的剪發和額頭齊刷刷的劉海,如花似的臉膀上綻放著溫柔的笑容。她朝我們低下頭連連鞠躬,誠懇地道歉:“叔叔阿姨,真不好意思!怪我們農村人不會講話,惹叔叔阿姨生氣了!請您們二老消消氣,大人不計小人過!”回過頭狠狠地戳了那漢子一指頭,斥責道:“你真混,咋說那些不知道深淺的屁話,惹叔叔阿姨生氣!還不把水桶抱上去把空桶換下來,給叔叔阿姨賠禮道歉!”

這漢子乖乖順著年輕女人的指令裝好水桶,按下燒水開關,立馬站正了身子,迫不及待的彎下腰行鞠躬禮,大聲道歉:“叔叔阿姨,對不起,我錯了,我是個混蛋,求叔叔阿姨原諒!”

“知錯就好,知錯就好!”我和老伴都笑了,樂意給他一個臺階下。“我們原諒你了,把頭抬起來,讓我們認識認識!”

“謝謝叔叔阿姨!謝謝原諒!”他彬彬有禮的抬起頭,讓我們把這個魯莽的漢子看了個清清楚楚。

這漢子中等身材,二十七八的年紀,長的很結實,濃眉大眼,虎頭虎腦,一看就是個機靈的農村莊稼漢。額頭寬闊多少有點橫肉,性格可能有點倔,臉上仍然保持著鄉村人的樸實。我拍了拍這漢子圓通通的雙肩說:“這小伙真棒!”



女孩看到我夸贊小伙,顯得十分快活,就向我們介紹道:“他的名字叫虎虎,我叫秀秀!”緊接著說:“其實,虎虎他這個人是個好人,實誠人。辦事也靠得住。只是最近說話有一搭沒一搭,腦子鉆進牛角尖,轉不過彎!”

“在城市打工,接觸的人和事也多,難免沾染一些社會的不良習氣,說話也就南腔北調,油嘴滑舌,有時候說話也變得尖酸刻薄,把鄉村的好作風也丟掉了!你要多提醒他就是了!”我對秀秀囑咐道:“一個人上進不容易,往下滑可能就在朝夕之間!”

秀秀說:“對著哩,對著哩!我說話他還能聽得進去,可有時倔起來就是一頭強驢,使出百八的勁也拉不回頭。我覺得吧,他心里窩著一些事不想說出口!有時候無眉無眼的發火哩!”

我說:“看得出他對你很親近,對你唯命是從。多關心多問,讓他把心事說出來,別窩在心里糾結!”

籠罩在這間屋子里的陰云消散了,氣氛越來越溫馨,好像我們早就相熟,久別重逢,有說不完的話題。

我老伴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人,一付菩薩心腸,別人對她一分好,她會用十分去償還。這不,這個叫虎虎的小伙一個鞠躬道歉,她把之前的不痛快忘的一干二凈,好像什么事都沒發生過。我老伴溫和的笑著對虎虎說:“唉呀,別那么嚴肅,來來來,來了就是客人,都坐下來說話,歇歇氣!我給你們倒水!”


客人都坐上了沙發,老伴給他倆每人倒了一杯熱水,兩個人都有點受寵若驚,連連道了謝,坐回原處。

我老伴對虎虎說:“小伙子,你福大命大造化大,遇上了這么漂亮、懂事的好媳婦!你可要知足噢!”

虎虎有點心不在焉,兩眼直勾勾的盯著桌面上的飯萊,嘴角的饞涎似乎都要流下來了。秀秀急忙推他一把:“阿姨給你說話哩,聽到沒有?”

虎虎回過神,連連點頭:“聽著哩,聽著哩!我一定照阿姨說的辦!”

我老伴是個熱心腸,她那雙眼能看透任何人的心事,什么事也瞞不過她。瞧瞧,她發話了:“你們兩個小冤家,一大早忙著送水,早飯也沒來得急吃,是吧?人是鐵,飯是鋼,不吃哪來的力氣?這桌上的飯放心吃,先墊墊肚子再說!到阿姨這里來,咋能讓你們餓肚子?趕緊動筷子吧!”

兩個年輕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感動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秀秀說,您們二老都沒吃哩,我們咋好意思先吃呀!虎虎不說話,已經開始了行動。“樸通樸通”喝著小米紅棗粥,喝一口粥吃兩口菜,并剝了一個茶葉蛋送到秀秀手里:“吃吧,不能枉了阿姨的心!”就這樣三下五除二,十分鐘不到,把桌上的飯菜一掃而空。虎虎不住口的夸贊,阿姨做的飯菜真香!還打趣地說,唉喲,吃的干干凈凈,這才叫個“光盤行動哩!”

老伴樂的合不籠嘴,像欣賞了一出小品表演一樣開心!她悄悄對我說,這兩個孩子真的餓了,小伙子狼吞虎咽,媳婦只吃了一個雞蛋,一個花卷,一小碗粥,八成沒吃飽!


虎虎試探著問我老伴:“阿姨,我能抽根香煙嗎?”

“不可以!抽煙對身體不好,二手煙又害別人。這毛病一定要改掉!”

“阿姨你放心,我一定戒煙!”

“男子漢大丈夫說話算話!秀秀你給我盯好了,他若是再抽煙,你就揪他的耳朵,掐他的嘴巴,拖來見我!”

秀秀聽了樂的前仰后合,一個勁兒的拍巴掌:“虎虎,聽到沒有?我可真的照阿姨說的辦哩!看你還敢不敢再抽了!”

虎虎點了點頭,長出了一口說:“唉,你以為我愛抽啊,臭哄哄的熏死人!只不過心煩了解解悶!”

“多好的媳婦啊,那么體貼你,離不開你。你出門打工,她千里迢迢跟著給你作伴兒,照顧你的生活!這樣乖巧的女孩把你當心肝寶貝一樣的寵著,你還有什么煩心事啊!”

“阿姨呀,你老人家的話句句都說到我心坎坎里去了。秀秀對我的好,我比誰都清楚。我也是條有情有義的漢子!可我挽在心里的疙瘩老是……老是解不開呀!”

我插言道:“哦,虎虎,是不是你有心結打不開,或者說是有難言之隱?”

虎虎一把握住我的手,吃驚地問道“叔叔,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說:“叔叔過的橋比你走的路還多哩!說出來吧,大家幫你解開你心里的疙瘩!豈不是更好!”


“既然叔叔阿姨不把我們當外人,那我就掏心離,實話實說吧!”

我老伴起身關上了客廳的門,坐下來對虎虎說:“原原本本,一五一十,黑是黑,白就是白,不能說半句假話!”

“不怕叔叔阿姨笑話,我和秀秀還是隔河相望的牛郎織女,還沒有正式拜堂哩,這一次是私奔出來的啊!”

“私奔?瞞著親人偷跑......真荒唐!怎么會是這樣?”

“叔叔阿姨,聽我給您們慢慢道來!”

原來,他倆還帶點傳奇色彩。

這一對冤家都是西北地區土生土長農家子弟,同在一個叫“山泉灣”的村子生活。虎虎家姓牛住上灣,秀秀家胡姓住下灣,兩家相距不到一里。一村的鄉親,抬頭不見低頭見,誰不知誰的根底呢。據說,虎虎的爹在農村合作化時就是響當當人物,當過社長。秀秀爹也是這個村的民兵隊長。兩家大人少不了互相走動。走動時都手里牽著兒女,小家伙也就在一起玩“過家家”游戲。村里人都說,這倆孩子真是天生的一對!到了讀書的年齡,一塊上小學,同在一張桌子上寫字,你給我擦鼻涕,我給你砸核桃。上中學,也知道了男女避嫌,可編排座位時又成了同桌,倆人都高興的心跳,四只眼睛碰到一塊,都覺得臉皮燒呼呼的。這難道就是緣份嗎?倆人也信死了這可能是前世訂好了的姻緣。轉眼間,虎虎、秀秀都長大了,一個如花似玉,人見人愛,一個虎背熊腰,一表人才。這個村的村支書姓李是個熱心腸,也樂于為人當月老成全青年們的婚事。這倆孩子的情份他看在眼里,心知肚明。況村支書和牛、胡兩家都沾親帶故,經他兩頭撮合,很順利的把這門親事一捶敲定了。



李支書到虎虎家作客,提及這門婚煙時對虎虎爹媽說:“這門親事已經是板上釘釘子,不會有啥變化了!你們大可放心。”停了停嘆了口氣說:“你們也聽說了吧,農村奔小康也會遇到一些麻煩事,讓人頭疼的很!政府倡導農村新風尚,但歪風邪氣也無孔不入。你有政策,他有對策,一時半會也解決不了。比如就青年男女自由戀愛,就有一只攔路虎擋著,你感情再好也結不成婚,為啥?要彩禮!而且標準越來越高。有閨女的人家獅子大張口,互相攀比。你要五萬他就要十萬。你說咱們靠種莊稼吃飯的農戶誰有那么多銀子?有錢的農戶還不是兒女們外出打工掙來的血汗錢,能有多少?”

“支書說的很是!”虎虎爹說:“少要點彩禮沒啥不對,人家辛辛苦苦拉扯一個女娃也不容易,送幾個錢也情通理順,可你張口就是幾萬,這閨女當成搖錢樹了嗎?賣買婚姻早就讓政府廢除了,難不成又死灰復燃了?”

支書說:“有這么一點苗頭!為這事我找鄉黨委書記匯報,書記說,咱們鄉這種‘高彩禮’現象普遍存在。遲早要把推波助瀾的黑手斬斷!相信有覺悟的青年人會勇敢的站出來和這種不良現象作斗爭,作榜樣!”

支書接著說:“秀秀家怎么想我不知道,我的身份也不能摻和這種事里來,去和人家討價還價。所以,你們找一個媒婆去討一下口風。早點作打算。虎虎秀秀都到了結婚年齡,盡早把婚事給辦了,你也該抱孫子了!”

虎虎爹連連點頭說:“這事你已經費心了,下來的事我們自己想辦法。”

把李支書送走,虎虎爹問老婆該找誰去,虎虎娘胸有成竹:“我也給人保過媒,知道這里邊規程,再說我和秀秀娘也算掛邊的姐妹。我自己去跑一趟就行!”


虎虎說到這里,喝了一口水,嘴一抹,繼續說:“叔叔阿姨,這是2015年正月里的事。我娘帶了兩包糕點,兩條精裝香煙,兩瓶西鳳酒去了秀秀家,我娘那嘴可甜哩。喲,親家長親家短的粘糊了一天,晚上高高興興的回來了,把手一拍說,馬到成功!親家說按眼下的數,五萬元!不向你們要,鄉親們又會低瞧咱們不是!我爹也爽快滿口答應!是不是這話,秀秀?”

秀秀說:“我給他們端飯時聽到的,是這么說的!”

虎虎說:“2016年我在西安打工,我爹來信說,彩禮漲到十萬了。爹說水漲船高,十萬就十萬,咱們答應了。讓我出門在外省著點!”

“年底我回家過春節,已經是2017年。正月初一就去給我的老丈人拜年。我隱隱約約覺得老丈人有話在肚子里窩著,對我有點愛理不理。過完春節鬧元宵,有個朋友向我透了點消息,可把我給嚇壞了!原來,訂好三月份拜堂完婚的喜事辦不成,要泡湯了!”

我們急忙問到底是什么狀況?

虎虎說:“我那老丈人財迷心竅,說是一口價二十萬,少一分也別想把他女兒娶走!這還叫人活不活呀?”

秀秀急了,站起身指著虎虎說:“虎虎,別把話說的那樣難聽!”回過頭對我和老伴說:“叔叔,阿姨,我爹也是個講禮的人,怎么會是財迷呢?我爹也是被逼得沒有了辦法,才那么說的呢!事情是這樣的……”秀秀說她有個哥哥,小時候害病落了個智障,混沌不清。鄉里人說是個傻瓜,除了放牛啥事都不會作,年齡比虎虎還大兩歲,有時候把褲子也就穿反了。她爹說,再傻也得娶個媳婦傳宗接代,不能讓我們胡家斷了香火!后來托人到很遠的村子找了一個,也是個智障人。可人家說,給二十萬彩禮把人領走,“所以,我爹才說了那句氣話!”


秀秀接著說:“元宵節過了,村子里打工的人都開始訂車票,虎虎把我約出來問我到底想不想給他當媳婦,我說那還用問嗎?他說,如果說的是真心話,就跟他走,如果說的是假話,咱們從此了斷,各奔前程。我知道他怕我變心,故意來考驗我,他說過如果我變心了他就抹脖子上吊。我也真心喜歡他,離不開他。于是就說,行,死活我跟你走就是了。他說,不準告訴任何人,爹媽也不能說。其實,他早就訂好了兩張汽車票,跟我約好時間,我就稀里胡涂的跟他上路了。從西安到洛陽,四月頭摸到了北京。一路上吃盡了苦頭,白天送水,晚上到過街橋洞打盹。后來碰上了一個好心的老太太可憐我們,老人家騰出小柴房讓我們搭了個小床,不收租金,條件是幫她打掃衛生。今天送水又遇上叔叔阿姨菩薩一樣的好人!”

我們這才聽明白始末情由。老伴說:“真可憐!兩個傻孩子!不過私奔也不是長久辦法。你們拍屁股一走,爹媽可就擔心死了!萬一家里大小出點事,怎么辦呀?”

虎虎說:“這個不用擔心,我有手機還和在村里留守的朋友加了微信,真有事,我第一時間就會知道的!估計不會有事!”

正說話,虎虎的手機響了,他和秀秀搶著拿手機。手機收到一條名叫“警鐘長鳴”的朋友發來的微信。全文如下:

“秀秀跟你私奔后,她爹四處打聽不到女兒的消息,急出大病,水米不進,已送到縣城醫院住院。我們大家都希望你同秀秀一起回家,越快越好!”


秀秀當即發瘋似的放聲大哭,一邊呼叫著爸爸,對不起,等等我啊,一邊捶打著虎虎,說,都怪你,都怪你,快回去吧。虎虎抱著秀秀就往樓下跑去。老伴連忙掏出幾張百元鈔票,硬塞給虎虎:“孩子,趕快回家吧!拿出勇氣面對生活吧!你們一定會度過難關的!記下沒有?”遠遠傳來虎虎的聲音:“叔叔阿姨,感謝你們!”

一對小冤家走了!匆匆忙忙也沒有留下電話,關于他們的事也無從打聽。時間已經過了半年,兩個年輕戀人的模樣還在我們腦子里閃現。我們默默地祝福這對鴛鴦永遠平安幸福!(2017年7月5日于北京)

(注:文中插圖照片由作者提供)

作者簡介

張士偉,1939年生于甘肅隴南。60年代加入中國作協為會員,曾以魯嬰、峙巍、欣秋等筆名發表小說、散文、戲曲電影劇本,偶寫文學評論。中年后專門從事文學藝術理論研究。現已退休在北京養老。

圖片除署名外,其它均來源于網絡

賜稿郵箱:jstjtx@163.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溫馨微語”

轉發是對作者最大的鼓勵

?我與10W+之間只差您的一個轉發

覺得不錯,請點贊↓↓↓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內丘陳奕迅音樂愛好組
哪里可以看成人片